Out of Africa——卡塔尔航空乞力马扎罗-多哈(JRO-DOH) 787-8 商务舱体验

本文是坦桑尼亚Safari系列文章之一


结束了坦桑尼亚之旅后,我和我妈分别踏上了回家的行程:我搭乘卡塔尔航空QR1357次航班从乞力马扎罗机场先飞往多哈,第二天转乘QR713飞回休斯顿(体验在此);我妈则搭乘埃塞俄比亚航空的航班飞回国内。其实本来我妈是要和我一起飞多哈,然后她先飞广州(反向头等舱体验在此),我再飞休斯顿的。但因新冠肺炎许多航空公司停飞大陆航线,卡航就赫然在列,所以我们不得不另辟蹊径,重新规划我妈回国的行程。最后我们发现埃塞俄比亚航空居然没有停航,于是迅速用75,000 LifeMiles出了一张埃塞俄比亚航空Addis Ababa转机、飞成都的商务舱,最后再额外买一段回家的国内机票。最终我妈顺利到家,自我隔离14天,这且按下不提。

回到我这条卡塔尔航空的航线,虽然票面写的是乞力马扎罗(JRO)到多哈(DOH),但其实要在坦桑尼亚的最大城市——Dar es Salaam(达累斯萨拉姆;唉这太名字太长了,以下用DAR代替)做一个停留。不过有意思的是DOH-JRO这一程是无停留的,乘客也可以在JRO下,因此这个航班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环形航线:DOH-JRO-DAR-DOH。航空公司这么安排的原因在于,JRO离坦桑尼亚北线的国家公园更近,是经典的旅行目的地,而DAR毫无疑问是坦桑尼亚最重要的经济中心,所以这么串着飞一机两用,一鸭两吃。但要注意的是JRO到DAR之间不能单独卖票,而DOH-JRO-DAR和JRO-DAR-DOH则都可以,好像这里面涉及到一些航权的东西,我也弄不清了。

乞力马扎罗机场位于Arusha和Moshi两个城市之间,距离DAR需要飞一个小时——这是喷气式客机的速度,如果是飞螺旋桨飞机的话则差不多需要两个小时。除了通航多哈之外,JRO还可以飞往埃塞俄比亚Addis Ababa、肯尼亚Nairobi、和荷兰阿姆斯特丹。这三个机场分别是埃塞俄比亚航空(星空联盟)、肯尼亚航空(天合联盟)、和KLM(天合联盟)的大本营,依靠它们你从国际大城市出发,只要中转一次就能到JRO。可以毫不夸张地说,JRO是坦桑尼亚北部最重要的国际机场。我相信随着坦桑尼亚旅游业的发展,直航JRO的航空公司会越来越多。如果大家纯粹是为了去坦桑尼亚北部safari,不打算去海岛Zanzibar的话,那么在购买机票的时候认准JRO就好了,这样比DAR进出会节省至少半天/单程的时间。

呃,不知不觉居然啰嗦了这么多,来看飞行体验本身。JRO机场其实非常简单,没有廊桥也没有摆渡车,飞机就远远地停在停机坪,大伙都是靠11路公交登机。从航站楼到飞机的路上没有任何遮挡,烈日下站久了还是会感觉到灼热的。好在距离不远,很快就能登机——除非你像我一样要站在飞机前拍拍拍。

卡塔尔航空用来执飞DOH-JRO-DAR-DOH这条航线的是波音787-8,是787系列里面最小的版本。由于其杰出的省油能力和较小的载客量,787-8适合中长距离、中等客流航线的点对点直飞。此外,卡塔尔航空给787-8的定位似乎还有一层是旅游航班,因为在上面只安装了22个商务舱座位,把更多空间留给了经济舱(有232个座位)。不管则么说,对于JRO这种旅游目的地而言,旺季用787-8来飞可谓再适合不过了。

不过卡航的787-8虽然商务舱座椅数量少,但采用了经典反鱼骨设计的座椅品质上却毫不含糊。虽然反鱼骨已逐渐被如今注重隐私的带门座椅取代,但它本身是一款很成熟的产品,被广泛运用到长途商务舱之中——例如国泰航空所有洲际版777和全部350的商务舱就是用的反鱼骨座椅。

这款座椅的配色很舒适,储物空间也不错。

左手边有IFE遥控器、USB接口、座椅操控面板。

除开一键设置座椅位置外,座椅的每个部分都可以单独调节。

座椅的腿部空间尚可,比海航787-9上的反鱼骨座椅要稍微宽敞一些。

座椅的储物空间很多,可以看得出设计上下了不少功夫,在座椅操控面板下方、电源接口旁边有一个小储物格。

靠走道的扶手位置还有一个更小的。

甚至靠近地面的位置还有一个小抽屉,勉强能放进鞋子,靴子啥的就不要想了。

座位在维护方面稍微有点欠缺,譬如我座位扶手后面就成这样了……

除此之外别的都不错,这是头顶的阅读灯和出风口。

硬件部分先说到这里,登机过程中空服人员给商务舱旅客发放欢迎饮料,我点了一杯气泡水,除此之外还可以选择香槟果汁或水。

不多时,登机桥被撤走,准备启程。

机上也开始播放安全须知,基本上是教练指导足球队员的模式,有不少球星出演,然而他们并没有说一句话。。。

完整版可以看这里:

安全须知播放完之后很快就起飞了,小机场就是好呀。

由于飞机向东起飞,我又坐在左侧,所以理论上可以看到乞力马扎罗山——但因为当天云太多了,只能隐约看到非洲第一高峰的山脚。

由于第一段到DAR的航程只有一个小时,卡航只提供一杯饮料。事实上飞平之后几分钟安全带指示灯又亮了期待,机长广播说准备降落。

我们沿着坦桑尼亚的海岸线向南飞,远处海上非常模糊的那一团就是Zanzibar,中文名叫桑给巴尔,是闻名世界的海岛目的地,岛上的Park Hyatt非常漂亮,目前是Category 4,可以使用Chase Hyatt卡的FN兑换。但在最近Hyatt集团的调表中它被升级到了Category 5,有需要兑换的朋友加紧。

最后我们飞过DAR上空,城市的规模很大,但是高楼不多。

我们的地面时间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停靠在一架阿联酋航空的777边上。

在DAR除了上下客之外,还有机组的交接班。我则趁这个时候去了趟厕所,这是在厕所门口看商务舱。

厕所不大,保持得很干净。墙上还有个小窗户,可以看到外面这点不错。

回到座位,这时候空乘开始发放洗漱包,毕竟是6个小时的飞行,相当于从纽约飞洛杉矶了。

打开洗漱包看一下里面的东西,没有牙具(在厕所里),配的日霜很好用。

此外每个座椅上还发了一瓶水,这在之前JRO-DAR的飞行中是没有的哦。

一同发放的还有当日菜单,按照惯例附在文章最后。

照例又有起飞前的欢迎饮料,我还是选择了气泡水。

稍加停留之后,飞机推出,起飞时差不多五点半。但由于DAR位于南半球的赤道附近,要接近七点才落日。

平飞之后差不多正好是饭点,正餐服务开始了。首先奉上的是坚果和饮料,我选择了Rose香槟。

随后铺好了餐桌。

第一道是面包,所有面包放在一个篮子里可以自选。

越发觉得这个LED灯仿的小蜡烛很可爱啊。

开胃小食:三文鱼和黄瓜片。

前菜我选择了莳萝腌过的虾,有种类似香芹的味道,然后就是前菜里面柠檬汁的酸味。

主菜我选择了牛排,没有熟度的选择,吃起来大概是medium到medium well的感觉,实际体验不算差吧。

主餐后的点心选择了水果,还有蛋糕之类的可以选。

同时我点了一杯来自奥地利的甜点酒。

最后晚餐以一杯卡布奇诺和Godiva巧克力结束。

吃饭的过程中其实窗外的景色一直在变,吃完晚饭也差不多天黑了。

我又去了一趟厕所,途经了商务舱的吧台,除了香槟之外,上面还放置了一些零食与水果。

厕所里头有牙具和剃须刀可供选用。

从厕所回来后我回到自己的座位并将其放平。卡航在这种中程航线上并没有配备床垫,只提供了毛毯。

毛毯很厚实,盖起来一点也不冷,这是我躺下后看电视机的感觉。

躺在床上看右侧的效果。这款座椅的包裹性不是特别强,但卡航通过前后位置的设计,基本上能使得躺下后不会受到隔壁IFE屏幕的影响。

我睡了差不多三个小时,起来之后又看了会电影就准备降落了。这是我打开地图,发现因为多国拉黑卡塔尔的缘故,我们的飞机不得不往东飞,从阿曼上空进入波斯湾。要是以前就直接从沙特上空飞过了。

在地图上感受一下DAR到DOH的直线距离。

因为航空管制,我们还在多哈以东的空中盘旋了一小阵,我就顺手拍了几张照片。

最终我们在十一点半的样子顺利降落,在跑道上滑行了好一阵,最终没有停靠廊桥,而是由摆渡车来接客。

最后来一张在地面拍的飞机照片,也算是和JRO登机流程做个呼应。

因为新冠肺炎的缘故,卡塔尔一方面停飞了中国国内的航线,另一方面对于中国护照的持有者也要进行额外的健康检查。实际上在多哈机场的入境处就摆放了关于COVID-19的醒目招牌,如果过去14天到过中国或者有发热咳嗽等症状,需要立即告知机场工作人员。排队入口处的工作人员看到我是中国护照,就把我安排到了一个小房间进行健康检查,主要是做两件事:

  • 核查上次离开中国的时间。这里我通过出境章证明了过去14天不在中国,如果大家是电子护照可以考虑用移民局的微信小程序
  • 检查体温。这个使用的是口测法。

这两点都无误后,他们复印了我的登机牌、护照首页,并且在旁边写上了离开中国的时间以及我的温度。我需要将这张表出示给边检人员核查,然后就过关了。从降落到入境,整个流程大约花费50分钟的样子。

总结一下,JRO-DOH不是高利润的商业航线,所以卡航只用了787-8来执飞,但即便如此,航班的软硬件都不错。考虑在到AA的里程票规则中,从北美、欧洲、亚洲前往非洲都被允许在中东转机,商务舱价格也比较合理,因此大家要去非洲的话不妨考虑AA来出哦(前提是你的AA账户还健在)。

附录:QR1357乞力马扎罗-多哈商务舱菜单与酒单


分享至社交网络

若喜欢本文,别忘了给个五星好评哦!

[Total: 5    Average: 5/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