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Africa——卡塔爾航空乞力馬扎羅-多哈(JRO-DOH) 787-8 商務艙體驗

本文是坦桑尼亞Safari系列文章之一


結束了坦桑尼亞之旅後,我和我媽分別踏上了回家的行程:我搭乘卡塔爾航空QR1357次航班從乞力馬扎羅機場先飛往多哈,第二天轉乘QR713飛回休斯頓(體驗在此);我媽則搭乘埃塞俄比亞航空的航班飛回國內。其實本來我媽是要和我一起飛多哈,然後她先飛廣州(反向頭等艙體驗在此),我再飛休斯頓的。但因新冠肺炎許多航空公司停飛大陸航線,卡航就赫然在列,所以我們不得不另闢蹊徑,重新規劃我媽回國的行程。最後我們發現埃塞俄比亞航空居然沒有停航,於是迅速用75,000 LifeMiles出了一張埃塞俄比亞航空Addis Ababa轉機、飛成都的商務艙,最後再額外買一段回家的國內機票。最終我媽順利到家,自我隔離14天,這且按下不提。

回到我這條卡塔爾航空的航線,雖然票面寫的是乞力馬扎羅(JRO)到多哈(DOH),但其實要在坦桑尼亞的最大城市——Dar es Salaam(達累斯薩拉姆;唉這太名字太長了,以下用DAR代替)做一個停留。不過有意思的是DOH-JRO這一程是無停留的,乘客也可以在JRO下,因此這個航班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環形航線:DOH-JRO-DAR-DOH。航空公司這麼安排的原因在於,JRO離坦桑尼亞北線的國家公園更近,是經典的旅行目的地,而DAR毫無疑問是坦桑尼亞最重要的經濟中心,所以這麼串着飛一機兩用,一鴨兩吃。但要注意的是JRO到DAR之間不能單獨賣票,而DOH-JRO-DAR和JRO-DAR-DOH則都可以,好像這裏面涉及到一些航權的東西,我也弄不清了。

乞力馬扎羅機場位於Arusha和Moshi兩個城市之間,距離DAR需要飛一個小時——這是噴氣式客機的速度,如果是飛螺旋槳飛機的話則差不多需要兩個小時。除了通航多哈之外,JRO還可以飛往埃塞俄比亞Addis Ababa、肯雅Nairobi、和荷蘭阿姆斯特丹。這三個機場分別是埃塞俄比亞航空(星空聯盟)、肯雅航空(天合聯盟)、和KLM(天合聯盟)的大本營,依靠它們你從國際大城市出發,只要中轉一次就能到JRO。可以毫不誇張地說,JRO是坦桑尼亞北部最重要的國際機場。我相信隨着坦桑尼亞旅遊業的發展,直航JRO的航空公司會越來越多。如果大家純粹是為了去坦桑尼亞北部safari,不打算去海島Zanzibar的話,那麼在購買機票的時候認準JRO就好了,這樣比DAR進出會節省至少半天/單程的時間。

呃,不知不覺居然啰嗦了這麼多,來看飛行體驗本身。JRO機場其實非常簡單,沒有廊橋也沒有擺渡車,飛機就遠遠地停在停機坪,大夥都是靠11路公交登機。從航站樓到飛機的路上沒有任何遮擋,烈日下站久了還是會感覺到灼熱的。好在距離不遠,很快就能登機——除非你像我一樣要站在飛機前拍拍拍。

卡塔爾航空用來執飛DOH-JRO-DAR-DOH這條航線的是波音787-8,是787系列裏面最小的版本。由於其傑出的省油能力和較小的載客量,787-8適合中長距離、中等客流航線的點對點直飛。此外,卡塔爾航空給787-8的定位似乎還有一層是旅遊航班,因為在上面只安裝了22個商務艙座位,把更多空間留給了經濟艙(有232個座位)。不管則么說,對於JRO這種旅遊目的地而言,旺季用787-8來飛可謂再適合不過了。

不過卡航的787-8雖然商務艙座椅數量少,但採用了經典反魚骨設計的座椅品質上卻毫不含糊。雖然反魚骨已逐漸被如今注重隱私的帶門座椅取代,但它本身是一款很成熟的產品,被廣泛運用到長途商務艙之中——例如國泰航空所有洲際版777和全部350的商務艙就是用的反魚骨座椅。

這款座椅的配色很舒適,儲物空間也不錯。

左手邊有IFE遙控器、USB接口、座椅操控面板。

除開一鍵設置座椅位置外,座椅的每個部分都可以單獨調節。

座椅的腿部空間尚可,比海航787-9上的反魚骨座椅要稍微寬敞一些。

座椅的儲物空間很多,可以看得出設計上下了不少功夫,在座椅操控面板下方、電源接口旁邊有一個小儲物格。

靠走道的扶手位置還有一個更小的。

甚至靠近地面的位置還有一個小抽屜,勉強能放進鞋子,靴子啥的就不要想了。

座位在維護方面稍微有點欠缺,譬如我座位扶手後面就成這樣了……

除此之外別的都不錯,這是頭頂的閱讀燈和出風口。

硬件部分先說到這裡,登機過程中空服人員給商務艙旅客發放歡迎飲料,我點了一杯氣泡水,除此之外還可以選擇香檳果汁或水。

不多時,登機橋被撤走,準備啟程。

機上也開始播放安全須知,基本上是教練指導足球隊員的模式,有不少球星出演,然而他們並沒有說一句話。。。

完整版可以看這裡:

安全須知播放完之後很快就起飛了,小機場就是好呀。

由於飛機向東起飛,我又坐在左側,所以理論上可以看到乞力馬扎羅山——但因為當天雲太多了,只能隱約看到非洲第一高峰的山腳。

由於第一段到DAR的航程只有一個小時,卡航只提供一杯飲料。事實上飛平之後幾分鐘安全帶指示燈又亮了期待,機長廣播說準備降落。

我們沿着坦桑尼亞的海岸線向南飛,遠處海上非常模糊的那一團就是Zanzibar,中文名叫桑給巴爾,是聞名世界的海島目的地,島上的Park Hyatt非常漂亮,目前是Category 4,可以使用Chase Hyatt卡的FN兌換。但在最近Hyatt集團的調錶中它被升級到了Category 5,有需要兌換的朋友加緊。

最後我們飛過DAR上空,城市的規模很大,但是高樓不多。

我們的地面時間大約有一個多小時,停靠在一架阿聯酋航空的777邊上。

在DAR除了上下客之外,還有機組的交接班。我則趁這個時候去了趟廁所,這是在廁所門口看商務艙。

廁所不大,保持得很乾凈。牆上還有個小窗戶,可以看到外面這點不錯。

回到座位,這時候空乘開始發放洗漱包,畢竟是6個小時的飛行,相當於從紐約飛洛杉磯了。

打開洗漱包看一下裏面的東西,沒有牙具(在廁所里),配的日霜很好用。

此外每個座椅上還發了一瓶水,這在之前JRO-DAR的飛行中是沒有的哦。

一同發放的還有當日菜單,按照慣例附在文章最後。

照例又有起飛前的歡迎飲料,我還是選擇了氣泡水。

稍加停留之後,飛機推出,起飛時差不多五點半。但由於DAR位於南半球的赤道附近,要接近七點才落日。

平飛之後差不多正好是飯點,正餐服務開始了。首先奉上的是堅果和飲料,我選擇了Rose香檳。

隨後鋪好了餐桌。

第一道是麵包,所有麵包放在一個籃子里可以自選。

越發覺得這個LED燈仿的小蠟燭很可愛啊。

開胃小食:三文魚和黃瓜片。

前菜我選擇了蒔蘿腌過的蝦,有種類似香芹的味道,然後就是前菜裏面檸檬汁的酸味。

主菜我選擇了牛排,沒有熟度的選擇,吃起來大概是medium到medium well的感覺,實際體驗不算差吧。

主餐後的點心選擇了水果,還有蛋糕之類的可以選。

同時我點了一杯來自奧地利的甜點酒。

最後晚餐以一杯卡布奇諾和Godiva巧克力結束。

吃飯的過程中其實窗外的景色一直在變,吃完晚飯也差不多天黑了。

我又去了一趟廁所,途經了商務艙的吧台,除了香檳之外,上面還放置了一些零食與水果。

廁所裡頭有牙具和剃鬚刀可供選用。

從廁所回來後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並將其放平。卡航在這種中程航線上並沒有配備床墊,只提供了毛毯。

毛毯很厚實,蓋起來一點也不冷,這是我躺下後看電視機的感覺。

躺在床上看右側的效果。這款座椅的包裹性不是特彆強,但卡航通過前後位置的設計,基本上能使得躺下後不會受到隔壁IFE屏幕的影響。

我睡了差不多三個小時,起來之後又看了會電影就準備降落了。這是我打開地圖,發現因為多國拉黑卡塔爾的緣故,我們的飛機不得不往東飛,從阿曼上空進入波斯灣。要是以前就直接從沙特上空飛過了。

在地圖上感受一下DAR到DOH的直線距離。

因為航空管制,我們還在多哈以東的空中盤旋了一小陣,我就順手拍了幾張照片。

最終我們在十一點半的樣子順利降落,在跑道上滑行了好一陣,最終沒有停靠廊橋,而是由擺渡車來接客。

最後來一張在地面拍的飛機照片,也算是和JRO登機流程做個呼應。

因為新冠肺炎的緣故,卡塔爾一方面停飛了中國國內的航線,另一方面對於中國護照的持有者也要進行額外的健康檢查。實際上在多哈機場的入境處就擺放了關於COVID-19的醒目招牌,如果過去14天到過中國或者有發熱咳嗽等癥狀,需要立即告知機場工作人員。排隊入口處的工作人員看到我是中國護照,就把我安排到了一個小房間進行健康檢查,主要是做兩件事:

  • 核查上次離開中國的時間。這裡我通過出境章證明了過去14天不在中國,如果大家是電子護照可以考慮用移民局的微信小程序
  • 檢查體溫。這個使用的是口測法。

這兩點都無誤後,他們複印了我的登機牌、護照首頁,並且在旁邊寫上了離開中國的時間以及我的溫度。我需要將這張表出示給邊檢人員核查,然後就過關了。從降落到入境,整個流程大約花費50分鐘的樣子。

總結一下,JRO-DOH不是高利潤的商業航線,所以卡航只用了787-8來執飛,但即便如此,航班的軟硬件都不錯。考慮在到AA的里程票規則中,從北美、歐洲、亞洲前往非洲都被允許在中東轉機,商務艙價格也比較合理,因此大家要去非洲的話不妨考慮AA來出哦(前提是你的AA賬戶還健在)。

附錄:QR1357乞力馬扎羅-多哈商務艙菜單與酒單


分享至社交網絡

若喜歡本文,別忘了給個五星好評哦!

[Total: 5   Average: 5/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