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the sky – 紐約柏悅酒店(Park Hyatt New York)單卧室城景套房(One Bedroom Suite City View)體驗

自從開業以來,紐約柏悅酒店(Park Hyatt New York)就始終獲得者各種截然相反的評價。一方面紐約柏悅酒店的硬裝即使在紐約城中也是首屈一指,同時相對較低的積分兌換價格(和紐約瑞吉、麗思等相比較)獲得各方面博主的關注;一方面各方面或多或少的服務上的缺憾也讓一些顧客感到各種不滿。同時這家酒店在本博客也常常被提及,光體驗就有Aleph的平安夜報告和我寫的單卧室套房體驗

今年深秋時分,我再次入住了紐約柏悅酒店,並很幸運地升級到了酒店的單卧室城景套房(One Bedroom Suite City View)。這個套房相對原來的套房有什麼區別?紐約柏悅酒店是否有所變化?請允許我再次和大家分享我的各種感受。

入住辦理

我在周六下午大約2點時候到達酒店。如同往常一樣,因為我是積分兌換可以免費停車,所以我直接利用了酒店免費的Valet停車把車停在酒店57街正門。酒店仍然保持著他城中秘宅的風格,大理石裝飾清冷,唯有深色調的鮮花暗示著秋冬的來臨。

前台很快地識別出了我環球客的身份,並提供了升級到酒店單卧室城景套房。當天酒店完全售空,能獲得這種升級自然是很大的驚喜。房間已經整理完但是有待最後的檢查,所以我留下了我的行李後就出去覓食了。

公共休息空間仍然整潔,完全體現不出酒店滿房的匆忙——或許這就是城中頂奢酒店的從容。

3點左右,我回到酒店,房間已經整理好,前台也告訴我行李已經搬去房間。

單卧室城景套房(One Bedroom Suite City View)

紐約柏悅的單卧室城景套房在酒店套房等級中列為第四,在酒店剛開業時候被稱為西區套房(Westside Suite)。然而這個西區應該不是意指紐約的西區,而是特指酒店所在One 57西側的部分——有幾個房型其實朝向東側,可以看見中央公園一隅。

進門是幾何線條明確的過道。

左手邊是客衛,通體的大理石展現著幾何的秩序感;直線條的應用則展現著現代風格的清冷與奢華。

閃閃發光的五金件隱藏著酒店在維護方面的努力。

城景套房最大的特色便是坐擁曼哈頓鋼筋森林的景觀。雙面落地窗外正對的便是曼哈頓中城的無盡繁華。

窗外,便是世界中心的車水與馬龍。

床邊有寫字檯,只是可惜窗帘太大無法繼續收入。

 

寫字檯的文具盒內,暗藏著酒店自製的明信片——每家柏悅都有一系列自己設計的明信片,體現著酒店對所在城市的印象。

卧室稍小,也沒有窗邊的卧榻。

這個套房最大的特色就是每個房間都坐擁城市的景觀——每天早晨,伴隨你醒來的總是曼哈頓永不寧靜的天際線。

夜幕低垂時,這束光芒又是否能在這清冷的空間中給你帶來一絲溫暖?

主衛採光視野極佳,可以說是這間套房最大的特色。

夜幕降臨時分,看著這個景色泡澡總會給人一種站在世界巔峰的錯覺。

依然是方便的雙人洗漱台,依然是擦得善良的五金件。

冬天的鮮花從橙色改成了紅色——和大堂百合的顏色保持了一致。

日式的衛洗麗在這麼多年後也成了紐約豪華酒店的標配,大理石地面下有地暖——魔鬼總是藏在細節之中。可惜由於選料的原因一些大理石已經逐漸開始開裂。

依然是閃亮的花灑。

還有代表著紐約城氛圍的Tubereuse 40。

設計師Yabu的個人標誌之一就是做成柜子形態的mini bar,曼谷柏悅也有這種設計。價格自然非常感人,更奇怪的是礦泉水瓶上面空間掛了很多水滴,感覺很久沒有人動過了……

早餐

前面提到過酒店本來的餐廳The Back Room因為生意太差(= =|||)已經於年前關閉。早餐隨之移到The Living Room,順帶連自助也取消了,改成單點。

這天運氣不錯,前台安排了靠窗的座位,窗外就是卡耐基音樂廳,窗內則可以看到整個餐廳。

這次我懶得再吃57街早餐了,改成了牛油果吐司。好友點的是日式早餐,似乎是為了討好亞洲的顧客。

如果說牛油果吐司很安全做不壞的話,那麼日式早餐就完全沒有亮點——除了形式以外基本上啥都沒有了……烤三文魚都沒有腌入味。

其實我最喜歡紐約柏悅的早餐項目是這幾個小麵包,點菜時候叫Trio of Pastry。裡面的Au Bon Chocolat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之一,但是價格也非常感人:18美元不含稅和服務費。

不知道是服務員失誤了還是什麼,最終那壺咖啡沒有計入賬單。不過對於環球客來說一般每人42刀的早餐額度稍微超過也沒事,前台都會主動抹掉。

一些牢騷

一般來說,一個城市的頂級酒店必然極盡物力以求奢華,比如巴黎柏悅(Aleph的體驗帖),有叫蘭花的廳只用於早餐,且廳內放滿蘭花,不記工本。

然而紐約柏悅卻讓住客始終能體驗到酒店對成本的在意和縮減。一個比較有名的例子是備品:現在只有單卧室套房及以上的房型才有紐約城專用的Le Labo Tuberuese 40備品提供,普通房型只有Bergamote 22。幾塊錢的小成本,不是大事,但是讓人也不是很舒服。同樣還有這次的歡迎水果:吃了好久的亞洲梨改成了普通的蘋果,感覺酒店特別愛在幾塊錢的地方做做小文章。

更有甚者,原來酒店的57街早餐,客人可以任選2片吐司麵包或者花式麵包——就是我前面點的Trio of Pastry。但是我上次去時,首先是我點的Pastry,遞上的是2片吐司;我給服務員說了之後服務員換了我一個牛角麵包。有點被搞糊塗的我要求要巧克力麵包——此時服務員已經非常沒有好氣,用質問的口吻問我要的是什麼。我強調我比較喜歡巧克力的,於是服務員二話不說把我的牛角拿……走……了……

可能是我一開始沒有表述清楚,但是酒店確實是改了政策從3種都給變成了只給1個。但是在缺乏溝通情況下服務員如此的態度,實在是讓我驚嘆不已。

論硬體,紐約柏悅除了沒有中央公園的景觀外可以說是紐約城中首屈一指,但是服務水平有的時候實在是讓人感到意外。同時從管理層各種削減成本(包括取消House Car等)的舉動,也讓客人非常不適——畢竟這是常年標價800美金以上一晚的豪華酒店,而管理層卻時不時地表現出他們對幾塊錢的成本的計較。

你說我喜歡這家酒店么?當然是很喜歡的,畢竟從風格設計和硬體上我都認為紐約柏悅是紐約城中首屈一指。但是酒店軟體仍然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似乎酒店管理層面對城中激烈的競爭時也會常常無所適從。但願他們能找到改進的方法吧!

最後,以客廳的天空景觀結束這次的報告。

 


分享至社交網路

若喜歡本文,別忘了給個五星好評哦!

[Total: 11    Average: 3.2/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