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副武装——新冠疫情下,美联航+吉祥航空,旧金山-大阪-长沙(SFO-KIX-CSX)体验

【提醒:当下国内各省市对于入境人员的隔离政策并不相同,并且具体政策也会随着时间而有所变动,因此切勿将本文内容作为各地最新政策之参考。请向你目的地社区获取第一手官方信息,并且提前向社区报备!】

随着新冠肺炎在北美地区日趋严重,所以我周六乘美联航和吉祥航空的飞机回到了国内。第一部分是非常时期美联航商务舱的飞行体验,很可惜这个航线目前已经停了。如果大家对两舱体验不感兴趣、想看疫情期间回国流程的话,可以直接跳到第二部分(大阪转机)及之后的内容。

这次预订使用了73.5k的UA里程,加上十来刀的税费。其实这个时候能在所在城市直接入境(而不是在北京上海转机)、还能有saver票就很不错了,所以本文不吐槽UA啥的。另外这组票好像只有UA自己能出,因为大阪-长沙这一段是吉祥航空,而吉祥航空是星盟优选伙伴,所以LifeMiles出不了;Aeroplan现在直接禁了美国到中国的票,所以也出不了。

1. 旧金山-大阪 Polaris Business Class

我一大早从休斯顿出发飞到旧金山,美国国内这一段是737执飞,头等舱几乎坐满(整个upgrade waitlist上的人都成功了)……经济舱相对而言上座率不高,大家可以分开来坐,其实这样更符合social distancing的要求,利人利己。到达SFO后,我走到INTL航站楼的登机口,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前往大阪的乘客。

窗外是执飞本次航班的波音787-9,所以并不是真·北极星座椅。不过很快美联航要停飞这条航线了,飞日本只留SFO-NRT这一班UA837/8

因为乘机人不多,我们推迟了十五分钟才登机。当日商务舱大约坐了40%的乘客,经济舱看座椅图大概20%的上座率。如此惨淡的生意,不难理解为啥UA要砍航线。

座椅是很普通的2-2-2,之前坐国航飞北京-蒙特利尔的787-9也是同样的布局。我在登机前看到旁边有人,于是找柜台换了一个单独的座位,非常时期还是尽可能和身边的人保持距离,为大家着想。

座椅上摆好了Saks的备品和洗漱包。Saks的枕头和被子都很舒服,那个蓝色的降温枕头尤其不错。

去年《蜘蛛侠》电影上映时UA用的是蜘蛛侠主题的洗漱包,现在换了。

打开洗漱包,里面长这样,看样子又换了牌子。

菜单和酒单放在了座椅之间,设计很简单,信息密度很高。

这款座椅的缺点之一是储物空间不大。另外飞机上大部分乘客都戴了口罩,还有不少人戴了手套,但空乘们都没有——尽管UA自己是说,对于飞往CDC Level 2及以上地区的航班配备了口罩、手套、额外的消毒设备,不知道是不是口罩不够用。前几天AA还不允许空乘戴口罩,但后来又改口说可以了。

同为Saks Fifth的拖鞋,穿起来很舒服,而且大小合适。

登机很快结束,我因为戴了口罩所以没有要起飞前饮料。在滑行的过程中,可以看到往日起降都要排队的旧金山机场显得格外寂寥,有的登机口都没有飞机,都在证明这次新冠疫情对于旅游业的打击是巨大的。

起飞之后看到不少飞机趴窝,在平常是很少见的。

从旧金山南边飞过,高速上的车龙少了很多很多,但也没有完全停摆。

之后一路向西北飞去,远处还能眺望到金门大桥。

与此同时餐饮服务开始了,空乘在起飞之前到每个座位询问想点什么,以及如果第一选择没有的话第二选择是啥。不过我的第一选择日式主餐和日式早餐都满足了,可能是上座率比较低的缘故吧。

此时空乘过来铺桌子,桌子上是之前擦拭消毒未干的痕迹。

很快餐前小食送上,我选择了气泡水搭配坚果。

前餐比较简单,摆盘也不怎么上心……唯一有印象的是鱿鱼刺身味道不错。

主餐是海鲈鱼Sea Bass,唉真是糟蹋了这块鱼肉。

吃饭的过程中机舱内灯光调成了橙色,窗户也统一降低了亮度,给外面加了一层幽暗的深蓝色滤镜。

吃完主餐之后,点心我选择的是冰淇淋,其实味道很不错,不是美国常见的那种齁鼻的甜味,缺点在于太硬了,感觉几秒钟之前才从冷冻柜里拿出来一样。

饭毕,我把座位放平准备铺床,在长途航班上美联航提供了床垫和睡衣,但是需要主动问空乘要,而且睡衣数量还有限,不保证人人都有,这就显得很cheap了……

我没有要睡衣,但要了床垫,自己动手铺好了床。白色的就是床垫,要比直接睡在座椅上舒服不少。

睡觉之前还去厕所了一趟,业界平均水平。新冠疫情之前出水口旁也配了洗手液,只不过大家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的洗手意识罢了。

回到客舱,饭点之后机舱灯光已经比较暗了,只有几个还在看电影的人的显示器是亮着的。这一觉睡得很舒服,差不多睡了七、八个小时,醒来只有三个小时就降落了。

我也趁机看了一下两个商务舱之间的走廊,我印象中长途航班这里应该会摆一些零食和饮料,不知道是不是疫情原因而被撤掉,甚至连值班的空乘都不在这里。有可能吃的都放在商务舱和经济舱之间去了?

回到座位,用手机连着飞机Wi-Fi看了新闻之后,降落前一小时的样子空乘送上了早餐,我选择的是Chicken Katsu,味道勉勉强强吧:鸡肉炸得不够脆,酱汁也没有调匀,但好在是热的,尚可果腹。

早餐的效率大家都很高,差不多一吃完机长就广播30分钟后降落了,平安到达大阪关西国际机场。一路上看到廊桥都很空,不禁真的要为2020奥运会捏一把汗。

飞行的体验就到这里,总体来说还是延续了UA的一贯水平,除了Saks备品比较好之外没有太多亮点。最后下飞机之前机长广播说,在这困难的时刻,希望大家照顾好自己和身边的人,保持身体健康,还是很感人的。也希望疫情下还在坚守岗位的航空业的从业人员能够保重。

2. 大阪转机

飞机停靠在大阪机场的南楼,其实下一班航班也是在这个卫星楼,但是关西机场把所有入境和转机人员都先集中到主楼的入境处,方便进行红外体温检测。然后一边是转机,一边是入境日本,我过完转机安全检查后又坐轻轨回到南楼。

我们航班的人并不多,而且大家都很自觉戴了口罩。

前序航班从上海浦东飞来,然后串飞长沙。其实当晚还有从大阪飞浦东的航班,打听了一下坐了超过一百人!可想而知上海的入境检疫和集中隔离压力会有多大。在登机之前,我被叫到柜台询问了一下行程,然后用额温枪测试体温(测三次取平均数,很科学👍),然后重新拿了一张登机牌。登机前又测了一次额温。

3. 大阪-长沙 被重点关注的经济舱

同机还有一个从美国回长沙的,我们算是高危地区归国人员,所以被安排在了机舱最后一排。

空乘在给每个乘客发放健康申明表,同机的还有九个日本人,因此还要发外国人入境表。可以看到空乘们都是口罩护目镜手套一应俱全。

这个表虽然说可以扫码填,但长沙边检和海关要求必须填一份纸质的。大家如果飞其他城市的话,以当地政策为准。

我自然也是全副武装,不敢怠慢……这个眼罩看起来有点夸张,其实是因为买不到护目镜了,只能拿这种滑雪用的风镜凑合一下。

空乘也是在起飞前给我们发放了食品和饮料,然后起飞后就再也没管我们了。。。

里面有些简单的饼干,我都没吃,一口气喝完水就又戴上口罩了。

因为人不多,起飞啥的都很顺利。

还偶遇了迪拜飞来的航班,但很快也要被取消了

看到关西国际机场空空如也的廊桥和跑道,不禁又有些唏嘘,想起了H.G. Wells在《The War of the Worlds》当中所说的:

“A mighty space it was, with gigantic machines here and there within it, huge mounds of material and strange shelter places. And scattered about it, some in their overturned warmachines, some in the now rigid handling-machines, and a dozen of them stark and silent and laid in a row, were the Martians—dead!—slain by the putrefactive and disease bacteria against which their systems were unprepared; slain as the red weed was being slain; slain, after all man’s devices had failed, by the humblest things that God, in His wisdom, has put upon this earth.”

不可一世的火星人被细菌击得溃不成军,今天的人类之于病毒何尝不是如此呢?

飞行的感觉都差不多,三个小时的航班我睡了过去,眼睛一闭一睁,差不多就落地了——真正的考验这才刚刚开始。

4. 长沙机场 入境检疫

落地长沙,首先机上所有人不动,工作人员又给我们测了一次温度。然后广播通知一会念到名字的先下飞机,我和另一个从美国飞来的人被喊了下去。跟着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走,到一个区域,一人一个桌子开始做访问,大堂里大约有十张桌子。坐下后工作人员给我一根腋下体温计量体温,一边开始进行调查——主要就是个人信息,过去14天旅行史,有没有接触过感染的人,有没有发热等症状,有没有服用退烧药。在这里我把健康声明表给交了,之后被拉去做核酸检测(我做的是咽拭子,就是张口说“啊”)。为了减少假阴性概率,用了两根拭子,被告知如果是阴性则不会通知,阳性会电话告知。做完这些就可以盖入境章、取行李了。

但取完行李之后不能直接出海关,要等到人数足够才行,最后我们一个班机的15人凑到一块出海关,在外面和各个市的工作人员对接,如下图所示。这里还需要填一张表,记录一次个人信息和住址,还要在线上填写一个长沙黄花机场的入境信息记录。似乎这和边检的健康声明表是两套系统,可能是职能部门不同的缘故吧!如果这些信息能数字化共享,办事效率肯定会更高一些,也能节约资源,乃至日后万一要溯源也更方便——希望政府部门在这方面能有不断进步。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吧,我和其他几个长沙地区的被叫到名字,然后上了一辆大客车到长沙市在机场旁边的转运点。驻扎在这里的是长沙市各个区政府的代表,譬如我家是在岳麓区,我就去找岳麓区的人。这里主要也是核对信息,然后看有没有跟社区报备。除了酒店集中隔离之外,长沙目前还提供居家隔离的选项,要求一个人在家,否则家庭同住成员也被视作隔离人员不能出门,为了不给我家人添麻烦我就住酒店了——目前长沙市岳麓区隔离酒店价格是270人民币一天,包三餐。

搞好这些之后我们等岳麓区的工作人员接我们,到指定隔离酒店等候。办理入住的时候交了押金,最后到达酒店房间的时间大约半夜十二点半,此时距离飞机降落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过去了五个小时。考虑到看到消息说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转机,边检队伍特别长,要等很久,建议大家如果可能的话,直接在居住地城市入关是最方便的。

5. 长沙集中隔离体验

长沙市岳麓区的集中隔离酒店是维也纳酒店,硬件出人意料地不错!我猜是首先回长沙隔离的人并不多,其次长沙物价水平不高,所以当地政府有资源能征用比较好的酒店。标间有牙刷毛巾肥皂,但没有浴巾,所以入住的第一晚没洗成澡。此外酒店Wi-Fi很不错,上Zoom开会也不卡,就是酒店房间之间的隔音效果不大好。

下面是早饭,一个馒头,一个包子,一个蛋,外加一份绿豆粥。

包子是肉馅儿的。

中饭盒饭长这样,同时工作人员每天会发两瓶矿泉水。

一荤两素加一个蛋,辣椒炒肉是挺好吃的,就是里面肉太少了……我这一份就五片肉。

不过好在可以点外卖,家里人也可以送吃的用的东西过来,但是要由工作人员统一送上楼。下面是我妈炒的腊鸡,比酒店提供的好吃多了😂。

方便面和咖啡也是家人买了,委托工作人员送上来的,点赞!

隔离的硬件条件基本就这样了,我觉得270一天包三餐真的是非常厚道了。工作人员也非常尽职尽责,我们楼层隔离人员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有什么消息会随时通知,相反如果我们有需求(譬如帮忙拿外卖、快递上楼,马桶堵了之类的)也很快能得到响应,我没有任何怨言,非常感激他们的工作——毕竟我跑回国某意义上是给他们添麻烦了,做好防疫工作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

6. 总结

一路上要感谢空服人员和地面检疫工作人员的工作,非常时期都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不论你选择回到国内还是留在美国,都希望能保重身体和心理健康,注意人身安全,对自己也对他人负责。

回到入境检疫这一块,有一点我觉得可以提升的是各个职能部门之间的协调联动。虽然我在机场入境处做了两管核酸检测,但岳麓区防疫人员说拿不到机场边检的结果(我猜测就是他们衔接没有到位),所以我下午在酒店又做了一次核酸测试。虽然说核酸检测现在已经不是瓶颈,甚至于对个人来讲,多测几次可以减少假阴性的可能性,但目前疫情尚未完全结束,这种资源少浪费一些是一些对吧。所以当下疫情期间,确实每个职能部门、每个岗位个人都非常尽职尽责;但种种迹象还是反映出,不同部门之间的协同配合、以及政府整体的治理能力都还有提升空间,加油!💪


分享至社交网络

若喜欢本文,别忘了给个五星好评哦!

[Total: 28   Average: 4.4/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