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溫波動引發的慘案—— 三月下旬意外層出的回國曆程 (DTW-ICN-SHE)

投稿者:藍之深。路線:DTW-ICN-SHE。編者註:五個一之後這條路線雖然還能飛但是票已經極其難買了。

題記:我這一路上,航空公司的刁難甚少,折磨自己的,除了自己,還有無數的意外……

一月下旬,國內疫情爆發,DL宣布1月29日之前買的機票可以免費退改,因為家裡有事,打算二月底回國卻拖延症沒買機票的我心中大喜,踩着最後一天的Deadline,用里程兌換了首爾轉機的機票。雖然用了200K里程,很是心疼,不過想想自己關注了北美信用卡論壇這麼久,終於有機會體驗商務艙了,而且還能在DL大本營ATL休息室胡吃海喝,各種第一次,也就釋然了。

最初的行程

二月初,國內疫情持續不斷,KE開始減班,我早上7點的KE855被生生推遲到了晚上7點的KE853。雖然候機時間延長了12個小時,而且晚上到了PEK也不好轉高鐵回家,不過我卻不是很難過,甚至還有點小開心,想想這樣自己就可以首爾一日游,突然有種自己賺到了的感覺。然而喜悅的心情並沒有持續多久,之後韓國2月5日一度宣布轉機需要過境簽,又匆忙折騰了兩趟到紐約辦理簽證,然而辦好以後官網又宣布只有中國出發的旅客需要過境簽,我笑了笑,就當攢人品了吧。接着二月中旬,韓國疫情爆發,此時待在國內的父母連夜致電,表示十分擔心我在ICN的十幾個小時,更別提首爾一日遊了。我自己感覺倒是還好,畢竟當初買的機票能進能退,繼續觀望就是。然而觀望和拖延症在我這從來都是密不可分的。在距離DL的72小時退改票Deadline的前夕,韓國疫情沒有好轉,我也曾經嘗試致電客服看看能否改簽其他國家轉機,結果客服直接給我回了一句:「我不認為現在還有航班會飛中國,我可以幫你改簽到除了中國之外的任何一個地方……」,話不投機,再想想200K的里程,我直接把機票退了。說實話,當時美國僅僅是西海岸有星星點點的疫情,東海岸甚至紐約州都是一片空白,所以決定以不變應萬變,等韓國疫情好轉再出發(當時DL官網看回國里程票,基本都是日韓轉機,歐洲轉機少而且巨貴,而日本幾乎都是NRT隔夜轉,還得再去波士頓折騰一遍過境簽,累覺不愛)。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先是紐約州有人感染,我想,距離我還有兩個半小時車程,康州還是很安全的;
然後康州南部有人感染,我想,距離我還有一個半小時車程,康州中部還是很安全的;
接着哈特福德有人感染,我想,距離我還有40分鐘車程,我們County還是很安全的;
終於,在一個周六的下午,最新感染者距離我只有10分鐘車程,到底還是淪陷了……

瞬間整個人就不淡定了,突然意識到現在這裡的情況有可能會比韓國還要糟糕,恰巧此時還有朋友提醒我說未來機場有可能關閉,於是立刻打開DL官網搜票,越早越好,能走就行。下意識還是先搜里程票,畢竟看了北美信用卡論壇各種遊記,還是想體驗商務艙,而且心理上覺得人少一點相對安全。看到最近的一張票在下個周日,也就是3月22日,只要113K,雖然需要在DTW和ICN雙過夜,總時長50h,不過考慮全程都是兩艙,感覺還是扛得住的。又瞄了一眼現金價,發現居然要4420刀。雖說村裡機場出發現金價會比較高,但是這個換算明顯是划得來的,心中竊喜,果斷兌換。

重訂的行程

接下來一周各種收拾整理,處理雜物暫且不表,行程倒也沒有刻意關注。出發前夜,突然收到DL發來的消息,DL1360臨時不飛了,原因是前程飛行出現問題。愣了一下,然後發現可以改簽周一早上BDL-DTW的航班,因禍得福,可以省下DTW的一夜,心中大喜,趕緊退了酒店,美美的在家睡了一覺。

改簽的行程

因為之前機場都是熙熙攘攘,想想這一次還要託運行李,於是周一清晨早早趕到BDL,結果整個機場空的可怕,不僅下客區沒人,值機區沒人,甚至安檢區也就我一個人。因為DL&KE聯程機票行李直掛,不費吹灰之力,從值機開始到登機口只用了不到10分鐘,根據人品守恆定律,過於順利的開始使我隱隱感覺到,整個旅程會有意想不到的麻煩。

下客區

值機區

安檢區

BDL-DTW當天是由麥道(MD-88)值飛,整個機艙也就十來個人,沒什麼人戴口罩,除了一兩個亞裔捂得比較嚴實,大家都坐的很鬆散,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到了DTW,看看時間還早,便去DL的休息室參觀了一下,結果人很少,也沒什麼吃的,就只是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之後看看時間快到了,就小跑兩步去了登機口,上飛機前還有專職人員檢查護照,然後看我不是韓國護照,特別問了我去韓國幹嘛,我比較懵,就說轉機啊,沒有直飛我怎麼回去啊……滿頭大汗的走到Delta One 的座位上,剛把厚大衣脫掉坐下沒一會,居然有人來量體溫,而且還是插嘴裏的那種。我心裏一驚,這劇本不對啊,之前沒聽說坐飛機要測體溫啊,後來想想可能是疫情期間特殊安排吧,畢竟走之前這段時間各種忙,也沒關注政策的變化。結果含了一下體溫計,看到小哥開始皺眉彙報,99.2℉,我一愣,這是多少啊,因為康州比較寒冷,平時能上95℉的機會不多,不過感覺聽上去比較危險。然後來了一位防護特別嚴密的大叔,問我有沒有啥不舒服的,我一想,果然壞事了,就趕緊解釋自己啥事沒有,然後又表示剛才小跑過來比較熱,又是戴帽子又是穿大衣的,聽起來比較可靠,於是大叔又對着我的耳朵射了一槍,顯示97.5℉,然後他們討論了一會,讓我放鬆兩分鐘,再測一次口溫,只是這時候,越想放鬆越緊張啊,而且我甚至不知道口溫溫度計到底應該含在哪裡。果然第二次插嘴測溫,沒有意外,99.5℉,防疫人員還怕我聽不明白,專門找了一位會中文的DL地勤,把我「請」下了飛機。

望着關閉的艙門,我下意識的以為自己要面對的是機票作廢,在底特律強制隔離14天,食宿自理,然後核酸檢測,之後重新買票離開。不過防疫人員只是讓我簽了一份免責條款就離開了。DL地勤和我說,他們準備給我臨時開一間房,觀察一天,說等我體溫降下來明天可以繼續飛。我當時心裏一驚,居然還可以這樣。不過查閱一下機票,地勤發現DTW-ICN一周五班,剛巧第二天沒有飛機,第三天該航班已經滿員,於是我就在機場酒店多觀察了一天。

酒店內景

走廊一景

走廊二景

窗外的大飛機

樹葉型肥皂

酒店觀察期間,達美每天都會給定量的食品券,當然我也根本無心飯食,第二天上午去值機處詢問地勤,被告知第三天的機票依舊沒有位置,不過只要有位置優先安排我飛,憂心忡忡之下回酒店休息,感覺體溫又上升了。不過這之間也沒有人給我測體溫,主動去酒店前台詢問,前台表示酒店並沒有體溫計借我自測。不過好在下午DL的app顯示已經自動幫我安排了座位,於是晚上放心的睡去。

第三天上午,依舊早早的來到值機櫃檯,大都會機場也是門可羅雀。一番溝通,地勤順利的幫我出了DTW-ICN的機票,不過表示ICN-SHE的航段依舊滿員,而且屬於KE航空,不屬於他們管轄範圍。我當時心裏咯噔一下,表示自己是聯程票,立即請求地勤想辦法確認後程航班。畢竟滯留在美國我還能借宿朋友家,滯留在韓國我就只能流落機場了。於是地勤一頓操作,打了好幾個電話,還把上司找來了,最後終於幫我定下來一張CZ飛瀋陽的經濟艙。地勤表示她儘力了,真的沒座位了。於是我的航程變成了如下安排:

補訂的行程

雖然經濟艙略有不甘,不過有票回去了,我也就不再糾結了。接着我向地勤確認行李,地勤又是一番操作,然後無奈的表示,她權限不夠,真的不知道我的行李在哪,有可能在底特律,有可能在仁川,也有可能已經到瀋陽了,建議我去登記口問問。看着她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我也就沒再糾纏,直接去了登機口。

門可羅雀的DTW

空蕩蕩的值機廳

到了登機口,憑藉兩天以前RED COAT工作人員留下的信息,我知曉了行李跟着這班飛機走,並順利的登了機,這兩天之間沒有任何人關心我的體溫情況。就工作人員在登機口問了我一句,現在有可以上飛機的證明沒,我表示RED COAT工作人員說了,只要我體溫降下來就可以放行(其實兩天沒測體溫,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體溫到底多少,雖然自己毫無任何癥狀),於是工作人員就放行了。這次登機吸取教訓,早早登機,然後到了座位上就脫的只剩一件襯衣,然後瘋狂喝水,甚至短暫把口罩摘下來企圖降低口腔溫度,真的怕自己再次被「請」下去。只是這次,沒有防疫人員上來測體溫,飛機直接就起飛了……

底特律上空

北冰洋上空

DTW-ICN由空中巴士(A350-900)值飛,之前本來有過在飛機上滴水不進,滴食不沾的想法,不過考慮到回頭還要在仁川機場過夜,戰線過長,總歸也找東西填飽肚子,而且商務艙空間相對密閉,第一次坐商務艙卻不體驗食物,總是覺得好虧。一番思想鬥爭之後決定大快朵頤。餐前飲料點了一杯特色的雞尾酒,結果自己喝的有點暈,只嘗試了一半,溫熱的堅果好評;前菜蠻豐盛的,長麵包口感很好,魚肉味道不錯;之後主菜一般,牛肉沒有什麼特色;不過甜點的勺子真的特別可愛;最後的綠茶算是讓自己清醒了一下。總得來說,這頓飯吃的很開心, 畢竟聽說北美航司的食物不能有太高期待。

堅果和餐前飲料

前菜

正餐

甜點

綠茶

調料

飲食完畢,之後就是休息時間,由於之前Delta One已經被網友們拍過了許多次,所以我也就不一一貼圖了。重點提一下機艙的夢幻色調,個人比較偏愛,然後隔間的門最後需要提一下才能完全合上,以及DL的電影真的更新很快,這裡給個好評。

機艙的夢幻色調

隔間合縫處

電影頻道

長途平躺,還是很愜意的,一覺醒來,航程過半,乘務員大叔貼心的詢問需不需要零食,我這才發現原來這趟航班上的機組人員涇渭分明,韓國空乘清一色的戴着口罩,而美國空乘也沒有一個戴口罩的。這裡要特別推薦一下DL航空的牛排三明治,真的太好吃了,而且量還不小,完全趕走飢餓感。後半程欣賞了幾部奧系影片,最後的早餐特地點了韓式風格的牛肉飯,結果就是我一整個航班上一直在吃牛肉。不過有一說一,這次牛肉的味道還是可以的。

牛排三明治

韓式早餐

酒足飯飽之後,我最關心的還是之後的航班問題,畢竟最後一程的機票沒拿到手,一切都是虛妄。不過這種憂慮並沒有持續多久,剛出機艙,就發現有個韓國小姐姐拿着我名字的牌子站在側邊,心裏一震,這是什麼特殊服務,腦海中只記得電視電影里有過這種接待的場面,於是趕緊上前自報家門。驗明正身以後,小姐姐告訴我她是DL當地的地勤,在我飛行的這段時間,DL和KE還有CZ進行了積極的溝通,不僅CZ的經濟艙得到了確認,就連之前一直客滿的KE商務艙也不知怎麼騰出來一個座位。於是現在我有兩個選擇。第一,坐早上KE831商務艙走,在中轉休息室過夜;第二,坐中午CZ682經濟艙走,作為補償,在ICN機場免費給我提供一夜酒店住宿。說實話,當時我聽完真的有點懵,本來之前沒有着落的航班,現在一下變成了幸福二選一。略一思索,我還是決定按照原計劃坐KE831走。當時主要考慮儘早到達瀋陽,儘早回家,因為要是折騰的特別晚的話就沒有火車了(結果後來瀋陽從我當天落地開始改成就地隔離);再有就是考慮商務艙比較寬鬆,相對安全一點,而且還可以參觀KE Prestige 休息室。於是DL地勤立即聯繫KE地勤給我出票,從機艙門走到轉機櫃檯,票就已經在系統給我準備好了,效率很是不錯。過了轉機安檢,才發現平時門庭若市的ICN機場如今也是冷冷清清。不過大家都清一色的戴着口罩,只有少數歐美乘客能看見完整面容。到了KE休息室,發現一眼望去的只有座椅。疫情期間,餐食也改成盒裝,不過倒也整潔。儘管在飛機上剛才吃了不少,不過折騰了一圈下來我居然又餓又困,於是繼續大快朵頤,然後美美的睡了一覺。醒來以後,機場廣播不斷用韓語,中文,英文和日語重複關於防疫的措施,瞬間心裏感覺比美國機場安全靠譜的多。環顧四周,發現休息室只剩我一個人了,因為知道KE休息室夜裡0點到4點關門,所以匆匆又吃了一堆水果點心,就往中轉休息室去了。

「無人區」休息室

一望無際的椅子

簡裝速食

營養早餐

中轉休息室

機場內景

到了中轉休息室,發現nap zone的床使用率已達50%,剩下的位置都是間隔的空床,雖然可以使用,不過疫情期間,盡量還是不往人多地方去,於是我到了外面的大廳,學着其他的乘客,找了個沒人的沙發椅,搬了個腳凳,雖然不是很舒服,但是緩解疲勞還是沒有問題的。半夜醒來,刷新聞,傳說中的「五個一」政策出爐,於是仰天長嘆,本就供不應求的機票必然雪上加霜,接下來有回國需求的朋友們,或許將會異常的艱苦……

ICN-SHE由波音(B737-900)值飛,早上登機口集合的時候,發現許多同胞們都一身防護服,相比較而言,我口罩加手套的配置反而略顯單薄。值得慶幸的是,KE這次登機沒有測體溫,沒有測體溫,沒有測體溫。因為經歷之前的體溫波動事件,我已經對此產生了恐慌,原本正常的體溫都會被自己懷疑成不正常。望着隔壁靜靜停留的飛機漸行漸遠,我知道我離祖國越來越近了。最後比較驚喜的就是,本就只有一個小時多一點的行程,居然還有豐盛的早餐,而且是異常的豐盛,這裡給KE航空點個贊。雖然這次商務艙沒有隔板,但是考慮之後到了SHE估計還要折騰4-5個小時,所以還是不爭氣的選擇了最後一次的大快朵頤。

靜靜的大飛機

KE商務艙

韓國辣醬

極其豐盛的早餐

祖國河山

SHE落地,防疫人員上來測體溫,36.5℃,心裏一顆石頭終於落地,接下來一切程序按部就班,3個小時就拿到了行李,不過因為當天開始實行落地隔離政策,所以我距離回家,還有一步之遙……

一路走來,除了感恩,還是感恩,特別感謝DL的地勤人員,是你們的緊密合作與有效溝通,才使我最終能夠順利回國,中途我一度以為自己就要被拋棄了,不過最後還是被你們幫我把困難都給擺平了。其次也要感謝所有空乘人員,醫護人員以及工作人員在背後的默默奉獻。目前該條路線依然有效,只是實際買票變成了地獄模式,期望在北美滯留的小夥伴們,首要任務是保證身體健康,然後便是儘快買到回國的機票。

後記:至於14天後隔離期滿釋放,在高鐵站體溫二次波動,然後被拉去醫院觀察,最終虛驚一場,則是另一個故事了……


分享至社交網絡

若喜歡本文,別忘了給個五星好評哦!

[Total: 16   Average: 4.8/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