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温波动引发的惨案—— 三月下旬意外层出的回国历程 (DTW-ICN-SHE)

投稿者:蓝之深。路线:DTW-ICN-SHE。编者注:五个一之后这条路线虽然还能飞但是票已经极其难买了。

题记:我这一路上,航空公司的刁难甚少,折磨自己的,除了自己,还有无数的意外……

一月下旬,国内疫情爆发,DL宣布1月29日之前买的机票可以免费退改,因为家里有事,打算二月底回国却拖延症没买机票的我心中大喜,踩着最后一天的Deadline,用里程兑换了首尔转机的机票。虽然用了200K里程,很是心疼,不过想想自己关注了北美信用卡论坛这么久,终于有机会体验商务舱了,而且还能在DL大本营ATL休息室胡吃海喝,各种第一次,也就释然了。

最初的行程

二月初,国内疫情持续不断,KE开始减班,我早上7点的KE855被生生推迟到了晚上7点的KE853。虽然候机时间延长了12个小时,而且晚上到了PEK也不好转高铁回家,不过我却不是很难过,甚至还有点小开心,想想这样自己就可以首尔一日游,突然有种自己赚到了的感觉。然而喜悦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之后韩国2月5日一度宣布转机需要过境签,又匆忙折腾了两趟到纽约办理签证,然而办好以后官网又宣布只有中国出发的旅客需要过境签,我笑了笑,就当攒人品了吧。接着二月中旬,韩国疫情爆发,此时待在国内的父母连夜致电,表示十分担心我在ICN的十几个小时,更别提首尔一日游了。我自己感觉倒是还好,毕竟当初买的机票能进能退,继续观望就是。然而观望和拖延症在我这从来都是密不可分的。在距离DL的72小时退改票Deadline的前夕,韩国疫情没有好转,我也曾经尝试致电客服看看能否改签其他国家转机,结果客服直接给我回了一句:“我不认为现在还有航班会飞中国,我可以帮你改签到除了中国之外的任何一个地方……”,话不投机,再想想200K的里程,我直接把机票退了。说实话,当时美国仅仅是西海岸有星星点点的疫情,东海岸甚至纽约州都是一片空白,所以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等韩国疫情好转再出发(当时DL官网看回国里程票,基本都是日韩转机,欧洲转机少而且巨贵,而日本几乎都是NRT隔夜转,还得再去波士顿折腾一遍过境签,累觉不爱)。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先是纽约州有人感染,我想,距离我还有两个半小时车程,康州还是很安全的;
然后康州南部有人感染,我想,距离我还有一个半小时车程,康州中部还是很安全的;
接着哈特福德有人感染,我想,距离我还有40分钟车程,我们County还是很安全的;
终于,在一个周六的下午,最新感染者距离我只有10分钟车程,到底还是沦陷了……

瞬间整个人就不淡定了,突然意识到现在这里的情况有可能会比韩国还要糟糕,恰巧此时还有朋友提醒我说未来机场有可能关闭,于是立刻打开DL官网搜票,越早越好,能走就行。下意识还是先搜里程票,毕竟看了北美信用卡论坛各种游记,还是想体验商务舱,而且心理上觉得人少一点相对安全。看到最近的一张票在下个周日,也就是3月22日,只要113K,虽然需要在DTW和ICN双过夜,总时长50h,不过考虑全程都是两舱,感觉还是扛得住的。又瞄了一眼现金价,发现居然要4420刀。虽说村里机场出发现金价会比较高,但是这个换算明显是划得来的,心中窃喜,果断兑换。

重订的行程

接下来一周各种收拾整理,处理杂物暂且不表,行程倒也没有刻意关注。出发前夜,突然收到DL发来的消息,DL1360临时不飞了,原因是前程飞行出现问题。愣了一下,然后发现可以改签周一早上BDL-DTW的航班,因祸得福,可以省下DTW的一夜,心中大喜,赶紧退了酒店,美美的在家睡了一觉。

改签的行程

因为之前机场都是熙熙攘攘,想想这一次还要托运行李,于是周一清晨早早赶到BDL,结果整个机场空的可怕,不仅下客区没人,值机区没人,甚至安检区也就我一个人。因为DL&KE联程机票行李直挂,不费吹灰之力,从值机开始到登机口只用了不到10分钟,根据人品守恒定律,过于顺利的开始使我隐隐感觉到,整个旅程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

下客区

值机区

安检区

BDL-DTW当天是由麦道(MD-88)值飞,整个机舱也就十来个人,没什么人戴口罩,除了一两个亚裔捂得比较严实,大家都坐的很松散,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到了DTW,看看时间还早,便去DL的休息室参观了一下,结果人很少,也没什么吃的,就只是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之后看看时间快到了,就小跑两步去了登机口,上飞机前还有专职人员检查护照,然后看我不是韩国护照,特别问了我去韩国干嘛,我比较懵,就说转机啊,没有直飞我怎么回去啊……满头大汗的走到Delta One 的座位上,刚把厚大衣脱掉坐下没一会,居然有人来量体温,而且还是插嘴里的那种。我心里一惊,这剧本不对啊,之前没听说坐飞机要测体温啊,后来想想可能是疫情期间特殊安排吧,毕竟走之前这段时间各种忙,也没关注政策的变化。结果含了一下体温计,看到小哥开始皱眉汇报,99.2℉,我一愣,这是多少啊,因为康州比较寒冷,平时能上95℉的机会不多,不过感觉听上去比较危险。然后来了一位防护特别严密的大叔,问我有没有啥不舒服的,我一想,果然坏事了,就赶紧解释自己啥事没有,然后又表示刚才小跑过来比较热,又是戴帽子又是穿大衣的,听起来比较可靠,于是大叔又对着我的耳朵射了一枪,显示97.5℉,然后他们讨论了一会,让我放松两分钟,再测一次口温,只是这时候,越想放松越紧张啊,而且我甚至不知道口温温度计到底应该含在哪里。果然第二次插嘴测温,没有意外,99.5℉,防疫人员还怕我听不明白,专门找了一位会中文的DL地勤,把我“请”下了飞机。

望着关闭的舱门,我下意识的以为自己要面对的是机票作废,在底特律强制隔离14天,食宿自理,然后核酸检测,之后重新买票离开。不过防疫人员只是让我签了一份免责条款就离开了。DL地勤和我说,他们准备给我临时开一间房,观察一天,说等我体温降下来明天可以继续飞。我当时心里一惊,居然还可以这样。不过查阅一下机票,地勤发现DTW-ICN一周五班,刚巧第二天没有飞机,第三天该航班已经满员,于是我就在机场酒店多观察了一天。

酒店内景

走廊一景

走廊二景

窗外的大飞机

树叶型肥皂

酒店观察期间,达美每天都会给定量的食品券,当然我也根本无心饭食,第二天上午去值机处询问地勤,被告知第三天的机票依旧没有位置,不过只要有位置优先安排我飞,忧心忡忡之下回酒店休息,感觉体温又上升了。不过这之间也没有人给我测体温,主动去酒店前台询问,前台表示酒店并没有体温计借我自测。不过好在下午DL的app显示已经自动帮我安排了座位,于是晚上放心的睡去。

第三天上午,依旧早早的来到值机柜台,大都会机场也是门可罗雀。一番沟通,地勤顺利的帮我出了DTW-ICN的机票,不过表示ICN-SHE的航段依旧满员,而且属于KE航空,不属于他们管辖范围。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表示自己是联程票,立即请求地勤想办法确认后程航班。毕竟滞留在美国我还能借宿朋友家,滞留在韩国我就只能流落机场了。于是地勤一顿操作,打了好几个电话,还把上司找来了,最后终于帮我定下来一张CZ飞沈阳的经济舱。地勤表示她尽力了,真的没座位了。于是我的航程变成了如下安排:

补订的行程

虽然经济舱略有不甘,不过有票回去了,我也就不再纠结了。接着我向地勤确认行李,地勤又是一番操作,然后无奈的表示,她权限不够,真的不知道我的行李在哪,有可能在底特律,有可能在仁川,也有可能已经到沈阳了,建议我去登记口问问。看着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也就没再纠缠,直接去了登机口。

门可罗雀的DTW

空荡荡的值机厅

到了登机口,凭借两天以前RED COAT工作人员留下的信息,我知晓了行李跟着这班飞机走,并顺利的登了机,这两天之间没有任何人关心我的体温情况。就工作人员在登机口问了我一句,现在有可以上飞机的证明没,我表示RED COAT工作人员说了,只要我体温降下来就可以放行(其实两天没测体温,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体温到底多少,虽然自己毫无任何症状),于是工作人员就放行了。这次登机吸取教训,早早登机,然后到了座位上就脱的只剩一件衬衣,然后疯狂喝水,甚至短暂把口罩摘下来企图降低口腔温度,真的怕自己再次被“请”下去。只是这次,没有防疫人员上来测体温,飞机直接就起飞了……

底特律上空

北冰洋上空

DTW-ICN由空中巴士(A350-900)值飞,之前本来有过在飞机上滴水不进,滴食不沾的想法,不过考虑到回头还要在仁川机场过夜,战线过长,总归也找东西填饱肚子,而且商务舱空间相对密闭,第一次坐商务舱却不体验食物,总是觉得好亏。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大快朵颐。餐前饮料点了一杯特色的鸡尾酒,结果自己喝的有点晕,只尝试了一半,温热的坚果好评;前菜蛮丰盛的,长面包口感很好,鱼肉味道不错;之后主菜一般,牛肉没有什么特色;不过甜点的勺子真的特别可爱;最后的绿茶算是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总得来说,这顿饭吃的很开心, 毕竟听说北美航司的食物不能有太高期待。

坚果和餐前饮料

前菜

正餐

甜点

绿茶

调料

饮食完毕,之后就是休息时间,由于之前Delta One已经被网友们拍过了许多次,所以我也就不一一贴图了。重点提一下机舱的梦幻色调,个人比较偏爱,然后隔间的门最后需要提一下才能完全合上,以及DL的电影真的更新很快,这里给个好评。

机舱的梦幻色调

隔间合缝处

电影频道

长途平躺,还是很惬意的,一觉醒来,航程过半,乘务员大叔贴心的询问需不需要零食,我这才发现原来这趟航班上的机组人员泾渭分明,韩国空乘清一色的戴着口罩,而美国空乘也没有一个戴口罩的。这里要特别推荐一下DL航空的牛排三明治,真的太好吃了,而且量还不小,完全赶走饥饿感。后半程欣赏了几部奥系影片,最后的早餐特地点了韩式风格的牛肉饭,结果就是我一整个航班上一直在吃牛肉。不过有一说一,这次牛肉的味道还是可以的。

牛排三明治

韩式早餐

酒足饭饱之后,我最关心的还是之后的航班问题,毕竟最后一程的机票没拿到手,一切都是虚妄。不过这种忧虑并没有持续多久,刚出机舱,就发现有个韩国小姐姐拿着我名字的牌子站在侧边,心里一震,这是什么特殊服务,脑海中只记得电视电影里有过这种接待的场面,于是赶紧上前自报家门。验明正身以后,小姐姐告诉我她是DL当地的地勤,在我飞行的这段时间,DL和KE还有CZ进行了积极的沟通,不仅CZ的经济舱得到了确认,就连之前一直客满的KE商务舱也不知怎么腾出来一个座位。于是现在我有两个选择。第一,坐早上KE831商务舱走,在中转休息室过夜;第二,坐中午CZ682经济舱走,作为补偿,在ICN机场免费给我提供一夜酒店住宿。说实话,当时我听完真的有点懵,本来之前没有着落的航班,现在一下变成了幸福二选一。略一思索,我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坐KE831走。当时主要考虑尽早到达沈阳,尽早回家,因为要是折腾的特别晚的话就没有火车了(结果后来沈阳从我当天落地开始改成就地隔离);再有就是考虑商务舱比较宽松,相对安全一点,而且还可以参观KE Prestige 休息室。于是DL地勤立即联系KE地勤给我出票,从机舱门走到转机柜台,票就已经在系统给我准备好了,效率很是不错。过了转机安检,才发现平时门庭若市的ICN机场如今也是冷冷清清。不过大家都清一色的戴着口罩,只有少数欧美乘客能看见完整面容。到了KE休息室,发现一眼望去的只有座椅。疫情期间,餐食也改成盒装,不过倒也整洁。尽管在飞机上刚才吃了不少,不过折腾了一圈下来我居然又饿又困,于是继续大快朵颐,然后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以后,机场广播不断用韩语,中文,英文和日语重复关于防疫的措施,瞬间心里感觉比美国机场安全靠谱的多。环顾四周,发现休息室只剩我一个人了,因为知道KE休息室夜里0点到4点关门,所以匆匆又吃了一堆水果点心,就往中转休息室去了。

“无人区”休息室

一望无际的椅子

简装速食

营养早餐

中转休息室

机场内景

到了中转休息室,发现nap zone的床使用率已达50%,剩下的位置都是间隔的空床,虽然可以使用,不过疫情期间,尽量还是不往人多地方去,于是我到了外面的大厅,学着其他的乘客,找了个没人的沙发椅,搬了个脚凳,虽然不是很舒服,但是缓解疲劳还是没有问题的。半夜醒来,刷新闻,传说中的“五个一”政策出炉,于是仰天长叹,本就供不应求的机票必然雪上加霜,接下来有回国需求的朋友们,或许将会异常的艰苦……

ICN-SHE由波音(B737-900)值飞,早上登机口集合的时候,发现许多同胞们都一身防护服,相比较而言,我口罩加手套的配置反而略显单薄。值得庆幸的是,KE这次登机没有测体温,没有测体温,没有测体温。因为经历之前的体温波动事件,我已经对此产生了恐慌,原本正常的体温都会被自己怀疑成不正常。望着隔壁静静停留的飞机渐行渐远,我知道我离祖国越来越近了。最后比较惊喜的就是,本就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的行程,居然还有丰盛的早餐,而且是异常的丰盛,这里给KE航空点个赞。虽然这次商务舱没有隔板,但是考虑之后到了SHE估计还要折腾4-5个小时,所以还是不争气的选择了最后一次的大快朵颐。

静静的大飞机

KE商务舱

韩国辣酱

极其丰盛的早餐

祖国河山

SHE落地,防疫人员上来测体温,36.5℃,心里一颗石头终于落地,接下来一切程序按部就班,3个小时就拿到了行李,不过因为当天开始实行落地隔离政策,所以我距离回家,还有一步之遥……

一路走来,除了感恩,还是感恩,特别感谢DL的地勤人员,是你们的紧密合作与有效沟通,才使我最终能够顺利回国,中途我一度以为自己就要被抛弃了,不过最后还是被你们帮我把困难都给摆平了。其次也要感谢所有空乘人员,医护人员以及工作人员在背后的默默奉献。目前该条路线依然有效,只是实际买票变成了地狱模式,期望在北美滞留的小伙伴们,首要任务是保证身体健康,然后便是尽快买到回国的机票。

后记:至于14天后隔离期满释放,在高铁站体温二次波动,然后被拉去医院观察,最终虚惊一场,则是另一个故事了……


分享至社交网络

若喜欢本文,别忘了给个五星好评哦!

[Total: 16   Average: 4.8/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