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的顺利:SCE-PHL-ORD-NRT-KUL-XMN 88小时回国之旅

前言

由于三月中时学校迟迟未宣布停课的决定,我也很不幸的错过了回国的最佳时机。在三月的最后一周,我计划的经台北,香港,新加坡和柬埔寨回国的行程均因转机限制而最终未能成行,原本小众但靠谱的 3/28 LAX-KIX-PVG 路线(JL 69 + MU 516 )也不幸地成为了第一批撞上了 “五个一” 政策枪口的航班。因此,在三月底我便前往了 LD 所在的滨州大学城 State College 进行自我隔离,并打算在学期结束后再回国。

在四月中旬时,我和 LD 很幸运地用 AV 里程(2*75K)购买到了埃塞俄比亚航空 5/31 EWR-ADD-PVG 的商务舱,但在起飞前两周左右被通知因超售而取消(从我了解到的信息来看,身边几乎所有购买了该航班的旅客都遭遇了取消)。于是,我又购买了 6/19 东航 NRT-PVG 的 MU 524 航班,并继续寻找其他更为合适的路线。最终,在五月底时,我成功购买到了 6/19 厦航 KUL-XMN 的 MF 848 航班,并顺利到达了国内。以下是行程的具体细节和一些转机的信息,希望能帮助更多的读者顺利回国。

购票经历

在五月底和一位朋友聊天的时候,她偶然间向我提到了最近几日有票代开始出售厦航六月的 MF 848 航班。当时的我有些怀疑,因为厦航的 MF 848 航班其实并没有在 “五个一” 政策保留航班的列表之上。然而,在厦门航空的官网上,却已经按照 “五个一” 的要求进行了排班并开始售票。于是,我查询了该航班的飞行记录,发现该航班直到三月下旬都一直在正常飞行电话,因此满足 CAAC 方面基于 3/12 航线只减不增的原则。同时,我还询问了厦航的吉隆坡办公室(60-3-21668222),被告知该航班确实将会从六月开始复航。于是我便迅速下手购买了两张 6/19  MF 848 航班的机票,当时的经济舱价格为人民币 7964,且余票相当充足。

在购买好回国段机票之后,方向就变得清晰得多了。由于吉隆坡机场慷慨的转机政策(可在转机禁区内停留至多 120 小时),因此即使无法购买到 24 小时内转机的航班,也可以购买更早的航班进行转机。此前,KUL 回国的航班分别是上海航空 FM 886(周日) 和南航 CZ 350 航班(周二),而前往 KUL 的航班则只有全日空每周二四六的 NH 815 航班。因此, 乘坐 FM 886 只需要在 KUL 过一夜,而 CZ 350 则需要呆至少两夜。厦航 MF 848 航班在六月每周五执飞,因此转机时和 FM 886 一样方便。

目前,从美国前往 KUL 的路线基本都从 ORD(NH 11)和 LAX(NH 5)出发,并衔接第二天的 NH 815 航班。而这两班航班,全日空都相当慷慨地放出了大量里程票,因此我在一开始就试图使用此前 ET 取消时剩下的 AV 里程兑换里程票。然而,由于疫情期间海量的退票需求,AV 已经无法再将里程秒退至账户,而是需要等待 10 天左右,于是我只能先购买了从 ORD 出发的经济舱现金票($960*2),并继续等待起飞前全日空放出更多里程票。幸运的是,全日空在起飞前十天左右放出了更多两舱里程票,我最终花费 89K AV 里程(全部来自 MR 转点)兑换了 NH 11 头等舱 + NH 815 商务舱的联程票。这一行程现金票价高达 $14,000,相当于将 MR 用出了 15.7 c/p 的价值。

而从 SCE 前往 ORD 的行程,我则使用了此前配合 20% MR 转点 bonus 得到的 12K Qantas 里程,兑换了 AA 经 PHL 转机的经济舱。在芝加哥停留两夜,入住的是可以触发 Amex Aspire Resort Credit 报销的 Hilton Chicago/Oak Brook Hills Resort & Conference Center。因此,本次 SCE-PHL-ORD-NRT-KUL-XMN 的回国行程,共消耗了 99K MR + 人民币 7964,并用掉了 $200+ 的 Resort Credit 报销,可以说是将点数和信用卡福利尽量最大化了。

具体路线

  • 6/15: SCE-PHL, AA 4447; PHL-ORD, AA 57
  • 6/17: ORD-NRT, NH 11
  • 6/18: NRT-KUL, NH 815
  • 6/19: KUL-XMN, MF 848

SCE-PHL-ORD

在 3/26 我从 MSP 经 DTW 前往 SCE 的时候,两段航班的上座率均不到两成。而在我于 6/15 离开的时候,由 SCE 前往 PHL 的 AA 4447 航班上座率在五成左右,而从 PHL 前往 ORD 的 AA 57 航班更是几乎全满。考虑到当日并非周末,这样的上座率还是令我感到相当吃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AA 严格执行了公司要求所有乘客佩戴口罩的规则,且在两程中均没有提供任何服务。

AA 57 提前了大约一个小时到达 ORD。相比于繁忙的 PHL,ORD T3 却反而显得冷清得多。提取行李之后打 Uber 的旅客也屈指可数。我和 LD 乘坐 Uber,花了大约二十分钟到达了 Hilton Chicago/Oak Brook Hills Resort & Conference Center。

Hilton Chicago/Oak Brook Hills Resort & Conference Center

Hilton 在 ORD 附近经营着数量颇多的酒店,除了直接和机场相连的 Hilton Chicago O’Hare Airport 之外,还有包括 The Rose Hotel Chicago O’Hare 以及 DoubleTree by Hilton Hotel Chicago O’Hare Airport 在内的其他选择。同行的其他小伙伴基本都选择了地理位置最佳的 Hilton Chicago O’Hare Airport,但我认为这家酒店的房间大小和硬件实在有些对不起 200+ 的 bar 价。以及考虑到下半年很可能不会再回美国,就选择了可以触发 Amex Aspire Resort Credit 报销,且硬件更好的 Hilton Chicago/Oak Brook Hills Resort & Conference Center。

由于疫情的影响,酒店方面关闭了除高尔夫球场外的全部娱乐设施,并 waive 了所有住客的 resort fee。我预订的是两晚 King Room 乞丐房,原本以为疫情期间酒店套房的 availability 应该相当不错,但在入住之后发现酒店内有不少前来打高尔夫的旅客,入住率还是比较客观的。酒店方面只为我升级到了 Corner Room。虽然只是角房,但面积和 view 都还算不错,也就没有再纠结了。

酒店本身风景十分不错。因为呆了两晚的原因,所以也给了我不少时间在酒店内部的高尔夫球场附近散步一番,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目前,酒店方面取消了 room service,也关闭了早餐厅和行政酒廊。针对所有 Hilton 金卡和钻卡会员,酒店方面提供了每人每日一张的早餐 voucher,可以在早餐菜单中任意选择一项。住客通过电话预订之后可以前往自取。同时,酒店方面也会主动将住客的外卖送到房间门口,不需要住客自己前往前台领取,整体来说体验还是相当不错的。

ORD-NRT, NH 11

从美国前往 NRT 衔接 NH 815 再前往吉隆坡,最好的选择不过是 ORD 出发的 NH 11 航班。从 LAX 出发的 NH 5 航班转机时间仅有 55 分钟,而 NH 11 的转机时间无疑要充足得多。

我和 LD 在早上九点抵达了 ORD,距离起飞三个小时,而此时全日空也刚刚开放值机柜台。全日空在 ORD 使用的是 T1 航站楼,地勤也基本都直接来自 UA。尽管 ORD T1 在当日十分空旷,但全日空的柜台前仍然排起了队。

我和 LD 直接前往了头等舱柜台办理值机手续。地勤小姐姐非常熟练的询问了我的整个行程,查看了我们厦门航空 KUL-XMN 的行程单,以及 KUL Sama Sama Express 转机酒店的预订单,询问了健康码的情况,并很快办好了行李直挂。而据同行小伙伴提供的信息,经济舱和商务舱旅客,以及从 LAX 出发的旅客也很快都完成了行李直挂,因此之后走这一路线的可以完全放心了。

拿到登机牌之后我和 LD 就很快过了安检,没有任何排队的情况。ORD T1 目前可以使用的休息室只剩下了位于 B6 登机口对面的 United Club,Polaris 休息室也同样闭门谢客,对于还没有机会体验过的我来说还是有些遗憾。

作为唯一一家营业的休息室,United Club 也极大程度地削减了服务。目前,这家 United Club 不提供任何热食,仅摆放了包装好的小零食,酒精类饮料也同样暂停提供。不过,休息室内部非常空旷,所以还是相当安全的。我们在登机开始前十分钟抵达了登机口。全日空在目前仍然按照常规流程登机,并没有效仿其他一些航司的反向登机顺序。同时,地勤也没有为旅客测量体温。

本次的 NH 5 航班由老款 77w 执飞,整体上座率不到五成。头等舱的上座率则为 2/8,另一位朋友和我一样也前往厦门。

在我登机后,空乘继续为我提供了包括睡衣,拖鞋,洗漱包和欢迎饮品,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时,空乘还询问我是否在到达东京之后会继续前往吉隆坡,然后回中国,这也从侧面说明全日空方面已经非常熟悉这条路线了。

目前网站已经有超过五篇全日空老款头等舱的体验了,相信大家也已经很熟悉了,我也就不再狗尾续貂了。主要还是来谈谈目前受疫情的部分吧。

餐食方面,全日空目前对于头等舱和商务舱几乎没有做任何削减,只是有些许菜肴无法提供,在预感到会有影响的情况下收获这样的结果,我还是非常满意的。我预订的是日餐,口味非常好,只可惜的是原本的主菜被换成了牛排,口味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由于头等舱只有两名旅客,空乘主动为我们提供了一人一座一床的服务。出于安全考虑,我没有换睡衣,只是在洗手间洗脸洗手之后就去休息了。头等舱区域正好有两个洗手间,不需要和其他人共用,安全还是有保证的。

全日空老款头等舱虽然没有门,但隐私感还是相当不错的,同时睡眠的空间也还算充裕。我的身高在190左右,可以实现完全平躺,同时身体两侧的空间也能允许我随意翻身。

因为带着手套和口罩,睡觉的时候并不舒服。我只断断续续睡了大约三个小时就醒了。睡醒后点了一份正餐的甜点,一碗茶泡饭和一杯抹茶。

全日空将头等舱提供的降噪耳机升级成了 WH-1000XM3,相比于此前有了明显的提升。即使是吵闹如 77w,在开启降噪后也基本听不到噪音,唯一的缺陷可能是有些压头,舒适度一般。

洗漱包也由此前的新秀丽更换为了 globe trotter的硬盒,质感有了显著的提升。同时附赠 The Ginza 的套装,但容量比此前小了不少。(飞机上忘记拍图了,借用一下全日空官网的效果图)

当日航班提前一个半小时抵达 NRT。在停靠登机口后,有厚生省官员登机并和机组进行了一些沟通,但没有为乘客测量体温或进行其他检查。随后乘客陆续下机。

NRT 转机

由于日本和美国之间互相 match 了航空安全标准,因此从美国到达日本的航班均直接停靠出发层,乘客也无需再进行又一次安检,节省了很多时间。成田机场目前几乎所有的免税店均关闭,但药妆店则基本都正常营业。

到了成田自然是全日空的主场,我也就顺道前往了 ANA Suite Lounge 体验了一番。ANA Suite Lounge 盛名在外的咖喱饭目前仍然正常供应,口味也着实不错。但相比于此前 ORD 空旷的 United Club,ANA Suite Lounge 则是人头攒动。虽然不至于找不到位置,但确实令人有一些安全上的担心。

此前曾经有同路线前往 KUL,最后搭乘 FM 886 前往上海的朋友反映,旅客在到达 NRT 之后,全日空地勤需要重新登记旅客的行李信息以确保直挂,耗时多达一个小时。但在我的行程中似乎已经没有这样的问题了。总的来说,在 NRT 的转机非常顺利也快速,NH 5 衔接 NH 815 的 55 分钟转机时间也绝对充足了。

NRT-KUL, NH 815

出了 ANA Suite Lounge 之后步行一分钟就来到了 NH 815 的登机口。惊喜的是,本次执飞的机型是一架星空联盟涂装的 787-9,机龄一年,注册号为 JA899A。

和之前的 NH 11 一样,本次的 NH 815 也继续按照正常顺序登机,也同样没有测量体温。

滑行时还偶遇了全日空的蓝海龟涂装 A380,注册号 JA381A。

全日空的 787-9 并没有设置头等舱,但商务舱的硬件相比于 77w 上的有了一些提升和改进。屏幕变得清晰了很多,而桌子的收纳也被改到了侧面,增加了一些脚部的空间。我选择的是真靠窗的 4K 座位,目的还是为了能尽量减少一些接触。

这班航班的商务舱上座率也只有四成左右。飞往吉隆坡的时间大约是六个小时,全日空提供一顿正餐,但我有些疲惫就没有吃。同时提供了床垫和毯子方便旅客休息。

KUL 转机

航班提前半小时抵达 KUL。走出廊桥之后就有机场地勤引导转机旅客排成两队,分别为有酒店预订和没有酒店预订。在清点完人数之后,没有酒店预订的旅客被带走前往转机区,而预订了酒店的旅客则被直接带往 Sama Sama Express 转机酒店。

Sama Sama Express 是吉隆坡机场内目前唯一的转机酒店。在预定的时候需注意必须是在 Kila 1 航站楼的 Express,并尽量在官网预定,此前曾有不少通过携程或者其他 OTA 平台预订的旅客在出发前被通知取消。在进入酒店前,工作人员会测量每位旅客的体温,并进行简单消毒。因为 Check-in 的队伍非常长,因此晚下飞机的旅客可能需要等待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可以进入房间。

Sama Sama Express 按照时间收费,12 个小时的基础大床房价格大约 120 美元,到店付款,并包含简单的早餐套餐。选择有马来西亚式的炒面炒饭,以及美式早餐。同时住客也可以点其他餐食,额外付费即可。酒店整体来说还算干净整洁,面积也还算可以接受(比 ICN 转机酒店的面积大)。

第二天早晨醒来后,点了一份马来西亚炒面配炸鸡,然后就收拾行李前往转机柜台了。

转机柜台位于航站楼最中心,非常好找。从 Sama Sama Express 出门步行大约五分钟就可以找到。

厦门航空的地勤在起飞前三小时开始办理值机,但建议再提前一些到达,以免长时间的排队。地勤会检查旅客的行程单,健康码以及行李条。而针对在出发时没有完成行李直挂的旅客,厦航提供了一张登记单。旅客只需填写自己的信息,厦航的地勤就会找到行李并帮忙挂到厦门。

在拿到登机牌之后,旅客还需要填写海关信息和厦门入境信息。

在起飞前一个小时,旅客陆续开始登机。登机前,地勤再次测量了体温,并检查了健康码,海关和入厦信息是否填写完毕。和其他机场不太一样的是,吉隆坡机场在登机口会再次对旅客进行安检(并不是疫情期间的特殊政策)。

KUL-XMN, MF 848 & 厦门入境

厦航的 MF 848 航班由 787-9 执飞,设置商务舱和经济舱两个仓位。而我和 LD 分别选择的是经济第一排右侧的 41J 和 41 L 座位。经济舱第一排座位可以在官网以人民币 200 元的价格购买,第二和第三排则为 100,其他座位免费选择。是日,整班航班并没有完全坐满,经济舱第一排的上座率为 5/8,但整体上座率应该超过了 75%

厦航为旅客提供了包装好的简单餐食。考虑到这个航班只有四个小时,份量还是相当不错的。同时在飞行过程中,空乘为每位旅客测量了体温。

到达厦门后,有部分旅客座位号被叫到,并被要求提前下机。随后,剩余旅客按照座位号由前到后依次下机。

进入航站楼后,检疫人员首先对旅客进行了一对一问询,随后旅客被引导至单独的房间进行了核酸检测(鼻咽拭子和口咽拭子),然后便是边检和提取行李了。在提取行李后,旅客首先被大巴车带到分流中心。福建本省旅客会被送往固定的隔离酒店,而外省旅客则被随机分配。从飞机落地到到达酒店,我们用时约两个半小时。

我和 LD 被分配到的酒店是恶名昭彰的润庭酒店。但可喜的是,酒店不仅允许外卖和快递,还允许情侣同住,价格和一人无异,均为 275 每日。同时,我们的房间也还算干净,并没有出现其他旅客反映的问题。

总结

虽然在三月底的时候接连遭遇不幸,但这次,我和 LD 回国行程尽管漫长,但从购买机票到最终开始隔离,都非常顺利。可以说,美国-NRT-KUL-中国的这条路线已经非常成熟,而且相比于欧洲转机和日韩双跳的路线,这条路线价格也非常合理。在疫情期间体验了一番全日空的跨洋头等舱,也算是独特的人生经历了。希望我的经验也能帮助到更多需要的人顺利回国,预祝大家一路顺风!


分享至社交网络

若喜欢本文,别忘了给个五星好评哦!

[Total: 18   Average: 4.3/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