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地14天回美警示:避开中东等地区!RCLG 警告【9/6 更新:调查出部分原因&AUH预清关失败、签证被revoke】

【9/5更新】新增了两个案例(一手dp)、找到了一个符合大多数(但非100%)案例的触发机制、找到了一个相对容易的破解之法(走AUH预清关。详情请阅读正文。

最近是开学季,不少年初回国了的小伙伴有回美国的需要,如果没有绿卡或者其它豁免条件,持中国护照的大部分人需要去第三地停留14天才能入境美国。然而,搂主的几位朋友在中东地区呆了14天后飞美国的航班受阻了,紧张紧张紧张!极端极端极端!

案例1

A小姐,美国本升硕,金融专业,非敏感,F1签证有效期到明年,I-20为transfer pending,距离上次离开美国没有超过5个月。7/30入境迪拜,8/15迪拜直飞纽约阿联酋航空拒发登机牌,而同时走的其他人都拿到了登机牌上了飞机,包括F签甚至B签。8/16迪拜直飞华盛顿阿联酋航空拒发登机牌,改走迪拜飞塞尔维亚,8/17贝尔格莱德直飞纽约塞尔维亚航空拒发登机牌,后在搂主的布局下辗转多地飞墨西哥走陆路入境(可谓是 “绕天九回,殊途同归”,这里特别感谢加拿大专家Colin的技术指导)。

补充:A小姐此前购买了8/2中国-美国的直飞机票,8/15值机时被告知最早得8/18才能飞美国,由于当时她对地勤的说法不信任,因此开始探索其它路线而并未尝试等到8/18之后再飞。

案例2

B先生,美国硕士在读,机械工程专业,敏感专业,F1签证有效期到今年10月底,I-20有效期到明年5月,距离上次离开美国没有超过5个月。8/8入境迪拜,8/23走如下行程受阻;非常特别的是,登机牌两段都发了,DXB-CAI正常飞,然而在CAI-IAD段的登机口被拦下了,目前已入境埃及再计划下一步:

补充:B先生从未买过近期的中国-美国的直飞票,在埃及受阻后8/26尝试走埃及-土耳其-美国,在土耳其-美国这班飞机的登机口被拦下,至今(9/5)一直滞留土耳其。

 

案例3

C小朋友,美国高中在读,签证到2024年,I-20到2023年,距离上次离开美国超过5个月。8/8入境迪拜,8/23迪拜直飞芝加哥阿联酋航空(里程票)拒发登机牌,而同时走的其他人都拿到了登机牌上了飞机,目前试了8/24迪拜直飞芝加哥(现金票)还是被拒发登机牌。

补充:这里直接放上小朋友的妈妈总结的时间线

8/8入境迪拜
8/23迪拜走,EK说想要14+1天,第二天可走
8/24迪拜走,EK说时间不够,过一周可以走
8/27EK回邮告知因乘客曾购8.13美联航中美机票(之前延期掉了),8.29可走
8/29EK来电告知因乘客曾购8.15南航中美机票(退票),8.31可走
8/31EK发登机牌,从迪拜飞芝加哥。

 

案例4

(9/5更新)本科生大二F1,工科背景,之前5月份买过8/18中美直飞票,早已退票,

8/14凌晨入境迪拜,8/30被EK拒发迪拜-美国登机牌;等到9/2,EK才放行迪拜-美国。

 

案例5

F1身份,有美签加签,商科master。

8/20入境迪拜,之前买过8/29中美直飞机票(在飞行计划内),9/5迪拜飞芝加哥被拒发登机牌。尝试走迪拜-多伦多-墨西哥城,然而EK地勤不放行。阿联酋当地时间9/6早上,尝试阿布扎比预清关,走阿布扎比-芝加哥直飞成功拿到登机牌!【美东时间9/6一大早收到消息,在pre-clearance被拒,且签证被revoke……】AUH没有开放非阿联酋国民和长住居民之外的人入境,因此如果在AUH拿到登机牌但是过不了pre-clearance,则会造成inadmissibility,即卡在阿联酋出关和美国入关之间的尴尬位置……

签证被revoke一般是通过以下两种方式:一种是在visa stamp上盖cancel章,另外一种是签证人最早申请签证的那个email地址会收到一封正式的email

 

调查分析

以上案例是搂主一手的消息来源,除此之外据说从3月起从中东附近地区赴美就传出过不少被拒的dp,且一亩三分地上也有不少相关的dp。

以上案例与购票方式无关(无论现金票里程票)、与专业无关(无论是不是敏感专业)、与离开美国是否超过五个月无关(有超过五个月的走中东隔离14天的成功赴美了、而B先生是没有超过五个月被拒了),他们的签证都没有被revoke(被revoke的话,当时签证用的email地址会收到签发该签证的使领馆的邮件),隔离的日期绝对够14天,而且为了保证不踩线还多呆了一天,但是还是被无情地拒绝了。这里直接揭示最重要的发现:RCLG,全称Regional Carrier Liaison Group,是CBP旗下的一个部门,负责为航空公司甄别有嫌疑的乘客,以拒绝他们登上飞往美国的飞机。RCLG在美国有三个office,分别负责全球不同片区(信息来源于这个20031362):

被拒的几个一手案例以及听来的其它案例均属于中东/欧洲/非洲这个区域,属于纽约的 RCLG Office管辖,目前调查到的一个触发拒发登机牌的机制是:如果到该地区隔离的乘客此前购买过中美直飞票,且该直飞票(包括延期或自己取消的,而航空公司取消飞行计划的除外)的日期处于该乘客入境迪拜日期与从迪拜飞美国的日期之间,RCLG会在系统中认为乘客是按照中美直飞的日期到达迪拜。举几个例子:

一个人计划9/3入境迪拜,9/18从迪拜飞美国:

  1. 若没有买过中美直飞票,则9/18从迪拜飞美国可行。
  2. 若买过9/5中美直飞票,比如9/5 UA的PVG-SFO,因该航班在飞行计划内,RCLG机制启动,则9/18从迪拜飞美国会被拒,最早的可走日期为9/20(地勤可能会说9/21才能走)。
  3. 若买过9/5中美直飞票,比如9/5 UA的PEK-EWR,因该航班不在飞行计划内,RCLG机制不会启动,则9/18从迪拜飞美国可行。
  4. 若买过9/27中美直飞票,比如9/26 UA的,无论是PVG-SFO还是PEK-EWR都没关系,因该直飞日期在计划的(9/18)迪拜飞美国日期之后,RCLG机制不会启动,则9/18从迪拜飞美国可行。

再次提醒:案例2不符合以上触发机制,具体原因仍不明。

此外还有几点建议:

  1. 在机场被拒发登机牌之后,会被告知是美国RCLG Office建议拒绝登机,打上面的电话无用,因为RCLG只跟航空公司说话,不与个人对接。
  2. 在机场被拒发登机牌之后,可以尝试据理力争,有人有成功用学校给美国驻外使领馆/CBP的信说服航空公司发登机牌并之后成功入境美国(有案例rp爆发找到愿意帮与RCLP沟通说明的地勤,最后RCLG同意放行,但是大部分人都失败了。
  3. 在机场被拒发登机牌之后,航空公司会让你联系签发地/出发地的美国使领馆,但是使领馆最多能做的(而且是在恳求多次之后)是帮查验签证是否被revoke,目前看来签证都是正常的。
  4. 在机场被拒发登机牌之后(多为DXB),可以尝试改走AUH。走AUH失败的话,可能会被卡在阿联酋出关和美国入关中间地带……
  5. 目前拒发登机牌的主要出现在中东一带地区,走其它路线的少有听闻。
  6. RCLG预警机制只适用于乘客机赴美,不适用于其它路径,比如陆路,因此案例1中的A小姐最后是走美墨边境的陆路入境的。但是A小姐是幸运的,因为那个路线在YYZ转机需要有加签;没有加签的话目前基本上得中转申根地区,这样之前的隔离就白费了,得在墨西哥重新隔离;而且重洗之后是不是能从空路入境,犹未可知。
  7. 不同地区的RCLG预警信息是否互通并不确定,比如案例1中的A小姐,如果到了加拿大或者墨西哥尝试订机票飞美国会是什么结果,目前不得而知,为了减小风险成本,搂主建议她不要尝试坐航班进美国。


分享至社交网络

若喜欢本文,别忘了给个五星好评哦!

[Total: 18   Average: 4.1/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