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地14天回美警示:避開中東等地區!RCLG 警告【9/6 更新:調查出部分原因&AUH預清關失敗、簽證被revoke】

【9/5更新】新增了兩個案例(一手dp)、找到了一個符合大多數(但非100%)案例的觸發機制、找到了一個相對容易的破解之法(走AUH預清關。詳情請閱讀正文。

最近是開學季,不少年初回國了的小夥伴有回美國的需要,如果沒有綠卡或者其它豁免條件,持中國護照的大部分人需要去第三地停留14天才能入境美國。然而,摟主的幾位朋友在中東地區呆了14天後飛美國的航班受阻了,緊張緊張緊張!極端極端極端!

案例1

A小姐,美國本升碩,金融專業,非敏感,F1簽證有效期到明年,I-20為transfer pending,距離上次離開美國沒有超過5個月。7/30入境迪拜,8/15迪拜直飛紐約阿聯酋航空拒發登機牌,而同時走的其他人都拿到了登機牌上了飛機,包括F簽甚至B簽。8/16迪拜直飛華盛頓阿聯酋航空拒發登機牌,改走迪拜飛塞爾維亞,8/17貝爾格萊德直飛紐約塞爾維亞航空拒發登機牌,後在摟主的布局下輾轉多地飛墨西哥走陸路入境(可謂是 「繞天九回,殊途同歸」,這裡特別感謝加拿大專家Colin的技術指導)。

補充:A小姐此前購買了8/2中國-美國的直飛機票,8/15值機時被告知最早得8/18才能飛美國,由於當時她對地勤的說法不信任,因此開始探索其它路線而並未嘗試等到8/18之後再飛。

案例2

B先生,美國碩士在讀,機械工程專業,敏感專業,F1簽證有效期到今年10月底,I-20有效期到明年5月,距離上次離開美國沒有超過5個月。8/8入境迪拜,8/23走如下行程受阻;非常特別的是,登機牌兩段都發了,DXB-CAI正常飛,然而在CAI-IAD段的登機口被攔下了,目前已入境埃及再計划下一步:

補充:B先生從未買過近期的中國-美國的直飛票,在埃及受阻後8/26嘗試走埃及-土耳其-美國,在土耳其-美國這班飛機的登機口被攔下,至今(9/5)一直滯留土耳其。

 

案例3

C小朋友,美國高中在讀,簽證到2024年,I-20到2023年,距離上次離開美國超過5個月。8/8入境迪拜,8/23迪拜直飛芝加哥阿聯酋航空(里程票)拒發登機牌,而同時走的其他人都拿到了登機牌上了飛機,目前試了8/24迪拜直飛芝加哥(現金票)還是被拒發登機牌。

補充:這裡直接放上小朋友的媽媽總結的時間線

8/8入境迪拜
8/23迪拜走,EK說想要14+1天,第二天可走
8/24迪拜走,EK說時間不夠,過一周可以走
8/27EK回郵告知因乘客曾購8.13美聯航中美機票(之前延期掉了),8.29可走
8/29EK來電告知因乘客曾購8.15南航中美機票(退票),8.31可走
8/31EK發登機牌,從迪拜飛芝加哥。

 

案例4

(9/5更新)本科生大二F1,工科背景,之前5月份買過8/18中美直飛票,早已退票,

8/14凌晨入境迪拜,8/30被EK拒發迪拜-美國登機牌;等到9/2,EK才放行迪拜-美國。

 

案例5

F1身份,有美簽加簽,商科master。

8/20入境迪拜,之前買過8/29中美直飛機票(在飛行計劃內),9/5迪拜飛芝加哥被拒發登機牌。嘗試走迪拜-多倫多-墨西哥城,然而EK地勤不放行。阿聯酋當地時間9/6早上,嘗試阿布扎比預清關,走阿布扎比-芝加哥直飛成功拿到登機牌!【美東時間9/6一大早收到消息,在pre-clearance被拒,且簽證被revoke……】AUH沒有開放非阿聯酋國民和長住居民之外的人入境,因此如果在AUH拿到登機牌但是過不了pre-clearance,則會造成inadmissibility,即卡在阿聯酋出關和美國入關之間的尷尬位置……

簽證被revoke一般是通過以下兩種方式:一種是在visa stamp上蓋cancel章,另外一種是簽證人最早申請簽證的那個email地址會收到一封正式的email

 

調查分析

以上案例是摟主一手的消息來源,除此之外據說從3月起從中東附近地區赴美就傳出過不少被拒的dp,且一畝三分地上也有不少相關的dp。

以上案例與購票方式無關(無論現金票里程票)、與專業無關(無論是不是敏感專業)、與離開美國是否超過五個月無關(有超過五個月的走中東隔離14天的成功赴美了、而B先生是沒有超過五個月被拒了),他們的簽證都沒有被revoke(被revoke的話,當時簽證用的email地址會收到簽發該簽證的使領館的郵件),隔離的日期絕對夠14天,而且為了保證不踩線還多呆了一天,但是還是被無情地拒絕了。這裡直接揭示最重要的發現:RCLG,全稱Regional Carrier Liaison Group,是CBP旗下的一個部門,負責為航空公司甄別有嫌疑的乘客,以拒絕他們登上飛往美國的飛機。RCLG在美國有三個office,分別負責全球不同片區(信息來源於這個20031362):

被拒的幾個一手案例以及聽來的其它案例均屬於中東/歐洲/非洲這個區域,屬於紐約的 RCLG Office管轄,目前調查到的一個觸發拒發登機牌的機制是:如果到該地區隔離的乘客此前購買過中美直飛票,且該直飛票(包括延期或自己取消的,而航空公司取消飛行計劃的除外)的日期處於該乘客入境迪拜日期與從迪拜飛美國的日期之間,RCLG會在系統中認為乘客是按照中美直飛的日期到達迪拜。舉幾個例子:

一個人計劃9/3入境迪拜,9/18從迪拜飛美國:

  1. 若沒有買過中美直飛票,則9/18從迪拜飛美國可行。
  2. 若買過9/5中美直飛票,比如9/5 UA的PVG-SFO,因該航班在飛行計劃內,RCLG機制啟動,則9/18從迪拜飛美國會被拒,最早的可走日期為9/20(地勤可能會說9/21才能走)。
  3. 若買過9/5中美直飛票,比如9/5 UA的PEK-EWR,因該航班不在飛行計劃內,RCLG機制不會啟動,則9/18從迪拜飛美國可行。
  4. 若買過9/27中美直飛票,比如9/26 UA的,無論是PVG-SFO還是PEK-EWR都沒關係,因該直飛日期在計劃的(9/18)迪拜飛美國日期之後,RCLG機制不會啟動,則9/18從迪拜飛美國可行。

再次提醒:案例2不符合以上觸發機制,具體原因仍不明。

此外還有幾點建議:

  1. 在機場被拒發登機牌之後,會被告知是美國RCLG Office建議拒絕登機,打上面的電話無用,因為RCLG只跟航空公司說話,不與個人對接。
  2. 在機場被拒發登機牌之後,可以嘗試據理力爭,有人有成功用學校給美國駐外使領館/CBP的信說服航空公司發登機牌並之後成功入境美國(有案例rp爆發找到願意幫與RCLP溝通說明的地勤,最後RCLG同意放行,但是大部分人都失敗了。
  3. 在機場被拒發登機牌之後,航空公司會讓你聯繫簽發地/出發地的美國使領館,但是使領館最多能做的(而且是在懇求多次之後)是幫查驗簽證是否被revoke,目前看來簽證都是正常的。
  4. 在機場被拒發登機牌之後(多為DXB),可以嘗試改走AUH。走AUH失敗的話,可能會被卡在阿聯酋出關和美國入關中間地帶……
  5. 目前拒發登機牌的主要出現在中東一帶地區,走其它路線的少有聽聞。
  6. RCLG預警機制只適用於乘客機赴美,不適用於其它路徑,比如陸路,因此案例1中的A小姐最後是走美墨邊境的陸路入境的。但是A小姐是幸運的,因為那個路線在YYZ轉機需要有加簽;沒有加簽的話目前基本上得中轉申根地區,這樣之前的隔離就白費了,得在墨西哥重新隔離;而且重洗之後是不是能從空路入境,猶未可知。
  7. 不同地區的RCLG預警信息是否互通並不確定,比如案例1中的A小姐,如果到了加拿大或者墨西哥嘗試訂機票飛美國會是什麼結果,目前不得而知,為了減小風險成本,摟主建議她不要嘗試坐航班進美國。


分享至社交網路

若喜歡本文,別忘了給個五星好評哦!

[Total: 19   Average: 4.1/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