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瑞士轉機滯留記

瑞士轉機滯留事件回顧

相信近期不少要回國或者關注「五個一」的同胞有聽聞數位國人滯留瑞士的事件,現在來梳理一下始末,本文已諮詢當事人,結合公開發布的消息做一些評述。

2020520日左右

各路媒體均報道一則消息:「新加坡樟宜機場6月2日起逐步開放旅客轉機」。消息一出,不僅在有回國需求的群體中造成廣泛影響,連航空公司也坐不住了,比如廈航跟奶航(吉祥航空)都立即增加了航班。

廈航增開航班的信息,摟主首先是從塔庫米先森Takumi的微博知曉的,由於相信新加坡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新增的以及原有的新加坡-中國的航班均符合「五個一」規則,且新加坡是一個人流和物流的集散地,因此當時大家都比較相信新加坡會如期開放普通乘客轉機。廈航Xiamen Air [MF]新加坡-廈門的6月機票在幾個小時內全部售罄,摟主幾個朋友買到了6月10日的航班,而我們的主人公「狠小姐」等人買到的是6月3日的航班。按照一般飛行的國際慣例,國際機場轉機時間小於24小時的航班比較好銜接,因此「狠小姐」購買了恰好在6月1日復航美國的瑞士航空Swiss Air [LX]航班,全程如下:

  • LX15, Mon, Jun 01, 2020, New York (JFK) – Zurich (ZRH), 20:40-10:30(+1)
  • LX176, Tue, Jun 02, 2020, Zurich (ZRH) – Singapore (SIN), 13:45-07:45(+1)
  • MF852, Wed, Jun 03, 2020, Singapore (SIN) – Xiamen (XMN), 15:05-19:30

雖然有吉隆坡機場[KUL]這種允許中國人120小時免簽轉機的怪咖機場存在,但是大部分的國際航空公司不會認可超過24小時的「轉機」。在「狠小姐」出發的前一天,據說有一位訂了6月3日廈航新加坡機票的勇士,在5月31日傍晚從紐約飛阿拉斯加航空的JFK-LAX,接6月1日凌晨的新航的LAX-SIN的,且行李已經被託運到了新加坡;但是這個行程在SIN機場是超過了24小時的。這位勇士到LAX後沒了音訊,摟主推測是SIN的轉機超過了 24小時因此不予放行。LAX-SIN飛抵新加坡是當地時間6月2日,正好滿足「開放轉機」的第一日,然而這名勇士「被拒」也可能是6月2日公布轉機細則之前無法放行。

 

202061日,美東時間6:00 PM左右

不少群里以及微博上傳出好消息,一批回國的新的勇士曬登機牌及行李牌,他們將飛瑞航的JFK-ZRH-SIN來接上SIN-XMN,且行李牌已經掛到XMN(由於當事人在當天就表達希望不要讓登機牌等外傳,因此摟主這裡就不去貼圖了 ),大家紛紛給勇士們打氣,希望他們走成。在當時那個時間點看,買了6月10日、17日和24日的廈航新加坡機票的大夥都在趕緊布局買瑞航以接駁。這裡順便提一下,瑞航跟廈航之間原則上沒有行李聯運協議,但是這些勇士的行李被直接掛到XMN,表示行李聯運在疫情期間可能真的是很輕而易舉的事情;相較於行李,登機牌才是最關鍵的。這些勇士拿到了JFK-ZRH和ZRH-SIN的瑞航登機牌,但是沒有拿到SIN-XMN的登機牌,這是很好理解的,特別是疫情期間,大部分非聯程航司之間是不太可能打出另一段登機牌的,更別提廈航跟瑞航分屬兩個不同聯盟且互相沒有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如果順利,他們到了SIN之後可以拿廈航的行程單Itinerary去轉機櫃檯取登機牌(疫情前設有轉機櫃檯/機器)。8:40 PM, 他們的飛機按時起飛,期間還陸續收到他們利用機上Wi-Fi發送的 照片。

 

202061日,美東時間4:30 AM

摟主在睡眠中……zZZ,這是當天飛機正常降落蘇黎世機場ZRH的時間。

2020年6月2日,美東時間7:30 AM左右

群里開始傳來壞消息,LX176航班拒絕他們上機,過了一陣,美東時間7:45 AM(蘇黎世時間1:45 PM),從FlightAware看到LX176起飛,這意味著他們被滯留在ZRH機場了!

圖片來自「北美留學實驗室」

2020年6月2日,美東時間9:00 AM(蘇黎世時間同日3:00 PM)

我們的主人公「狠小姐」發了一條微博:

(在網頁版微博上顯示的時間為北京時間,下同)

由於滯留了,他們肯定第一時間聯繫了大使館,好在瑞士航空第一晚上出錢讓他們在機場的轉機酒店住一晚:

該微博發出時為6月3日美東時間3:50 AM,即滯留快24小時了,可是數小時後情況再變:

6月3日美東時間11:01 AM(蘇黎世時間5:01 PM),瑞航提出要遣返他們,但是包括「狠小姐」在內的6名國人同胞不相信「口頭入境保證」,沒有上飛機。瑞航給被遣返美國的15人安排的是增開的飛紐瓦克機場[EWR]的飛機,遣返飛機起飛後不久,「狠小姐」的微博更新了:

好在被「遣返」美國的人都順利入境了(各種公眾號/微博/網站也報道了):

這些細節摟主後面再討論,回到「狠小姐」的故事線:

64日美東時間11:40 AM(蘇黎世時間5:40 PM

情況好轉,他們剩餘滯留的6個人「尋找可行轉機方案」。從後來的結果來看,我們猜測:剩餘滯留的眾人買到了6月6日希臘雅典飛北京第一入境點為石家莊的「五個一」航班CA864(因為後續有透露他們去了希臘),然後在蘇黎世領事館/瑞士大使館的協調幫忙下拿到了某種申根簽證,爾後進入申根區從蘇黎世ZRH飛往雅典ATH(後文會有分析)【註:正常情況下是不能這麼走的~沒有申根簽證不能在申根區內兩次轉機!!!】

他們的遭遇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鼓勵和幫助。

在接下來的一兩天內,「狠小姐」等人進入無線電靜默狀態:

最後從希臘回了國:

一些討論

整個過程有點離奇曲折,下面對一些重要的點展開評述。

瑞航紐約地勤

乘坐國際航班時,首段執行飛行的航空公司會查閱乘客的旅行證件(主要是護照和簽證),並把相應行程輸入到IATA系統中(複習一下如何查詢一個旅行是否要簽證);有些臨時的入境/轉機限制可能沒那麼快加入到IATA系統中,這些限制可能會被加入到地勤的備忘錄中。旅行文件都確認之後,系統裡面會標準Documents OK,一些航空公司比如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 [AA]的登機牌會顯示DOCS OK,有的不一定列印在登機牌上。不符合DOCS OK的行程,如果地勤放行了,事後是會被追責跟罰款的。

21位最初被滯留的同胞的JFK-ZRH-SIN的行程和SIN-XMN的行程都出示給地勤,地勤列印了登機牌放行,說明從地勤的系統里判斷「中國護照持有人按照JFK-ZRH-SIN-XMN的行程來走,SIN是可以轉機的」。列印了登機牌,責任完全在瑞航那邊了。

乘客僥倖心理

很多人說新加坡方面沒有說能轉機,這些人抱著僥倖心理轉機造成了滯留。首先摟主想重申,僥倖心理他們起初有,但是應該止於瑞航列印出JFK-ZRH-SIN登機牌放行之時(看上一條)。如果當時在JFK被拒了,那就是僥倖然後失敗了,如同前一日想飛LAX-SIN接上SIN-XMN的幾位勇士一樣。此外,在該事件之前,大家對新加坡這樣的一個依賴人流物流中轉的國家如期開放轉機抱有極高的希望。美東時間6月1日下午已經是新加坡時間6月2日早上,「狠小姐」以及同行的同胞從登機牌順利列印猜測新加坡已經開放轉機,邏輯上並沒有錯誤。雖然事後看,直到摟主撰稿時(6月10日),新加坡仍沒有清晰的轉機政策。幾天後一些媒體才獲得細節「新加坡雖宣佈於6月初開始逐步允許旅客通過樟宜機場轉機,但需承運航空公司事先進行申請,獲新加坡民航局批准後方可搭載轉機旅客。我公民如計劃赴新轉機,請務必事先與前段承運航空公司(即搭載旅客赴新的航空公司)確定是否已獲新民航局許可」。然而至今(6月10日),即使是本國的新加坡航空,都沒有明確消息說可以搭乘新航在新加坡轉機。不只是中國人,幾個印度人還有白人都在詢問新加坡機場的Twitter何時能開放轉機。雖然香港特區宣布6月1日開放轉機,但是細則都及時發布,「轉機不涉及內地」等細則都在6月1日前公布了;相較之下,新加坡民航局跟新加坡機場等單位的行動效率有點讓人大跌眼鏡。

遣返規則

被滯留在國際轉機區太久是肯定不被接受的,這種情況下的滯留屬於被拒絕入境的旅客(Inadmissible Passenger, INAD),此處參考了FATIII的微博

當然,FATIII也做出了免責聲明,想必回到了美國的15位同胞中有簽證或身份到期的,都因Inadmissibility Waiver而獲准重新入境美國(被拉去小黑屋了一下),至於I-94上批准的居留期,摟主無信息渠道。FATIII的微博說了另一個「遣返」可能性是「遣返至旅客可以入境的國家(一般是國籍所在國)」,可是事件發生時瑞航到中國沒有任何直航航線,因此摟主當時建議他們先參考「歐洲三跳」經白俄羅斯的方法,先去剛剛重新開放的塞爾維亞(中國人民的老盆友),再找機會買歐洲出發的五個一機票接駁上。此外,塞爾維亞跟白俄羅斯直接也有直航,可以互通,歐洲出發的選擇性就比較多了。

申根地區的簽證政策

摟主從申根國轉機數次,可是至今都還沒有申請過申根簽證,更別說入境了。此次從結果來看,「狠小姐」等人肯定是入境了申根國的,而入境申根國一定要有簽證。他們開始滯留時是沒有申根簽證的,因此猜測剩餘的6人可能根據人道主義拿到了某種「有限地區簽證 」:

此類簽證讓持有人只可以前往簽發該簽證的申根國,或者在某些其他情況下,讓持有人可以進入申請簽證時特別註明的一些申根國家。除了這些申根國之外,持有人無法憑此類簽證進入任何先前未提及的任何其他申根國家。此類簽證的持有人無法進入或過境並非第一目的地和最終目的地的任何其他申根國。這類簽證會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籤發,例如出於人道主義原因或者作為常見統一申根簽證系統例外的國際義務原因。這類簽證可能適用於沒有旅行證件但是出於緊急情況必須前往申根區的個人。

這裡就要小小讚揚一下日本了,類似條件下,日本有一個臨時入境許可——「寄港地上陸許可」。無論是無日本簽證在成田機場[NRT]過夜轉機,或者是因為前一段航空公司延誤了導致在NRT接不上後一段航空公司而不得不入境日本(NRT機場晚上關閉,營業時間為8:00 AM-10:00 PM)時,航空公司會擔保乘機人入境日本,日本邊檢發放臨時入境許可——「寄港地上陸許可」。注意,「寄港地上陸許可」不是簽證,而是入境許可。相較之下,申根國家似乎缺乏比較成熟且人性化處理INAD的機制。

 

按鬧分配?

首先再次強調他們滯留瑞士的責任完全在瑞士航空,這些人不是故意滯留,他們誰不想早點飛去SIN轉機回國?這與部分人想要飛香港中轉然後故意滯留看看能否從香港直接回中國內地是不一樣的性質。從某種意義上說,最初滯留的果然當中有15位選擇返回了美國,為剩餘的6人提供了突破口。大家知道,21個人買同一個行程的票的難度是遠大於6個人買票的難度的,以美聯航官網為例:當訂票人數大於等於 10人的時候,通過一般購票渠道無法一次性購買同一班飛機。

向瑞士航空索賠

無論是回到了美國的滯留同胞還是已經回國的同胞都可以向瑞航提請refund等合理要求;如果瑞航拒絕索賠,可以考慮去美國運輸部U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US DOT) 去file a complaint;最後的法律渠道可以去「小額法庭」提起訴訟,可以參考鱷魚菌關於小額法庭的文章

最後,路都是走出來的,疫情期間很多平時都沒考慮過的路線都被「五個一」逼著走通了,但是每條走通的路總是有探路人有勇士有開拓者,無論他們成功了還是失敗了(諸如到香港機場「跳機」一類的故意滯留的除外),都應該獲得感謝和理解。也希望「五個一」能按照近期民航局的公告及時適度放開,讓大家有更多回國的選擇吧。

「阿爾卑斯,我毫不留戀;為了回國,我竭盡全力」,「狠小姐」如是說。


免責聲明:本文及其中任何文字均僅為一般性的介紹,絕不構成任何法律意見或建議,不得作為法律意見或建議以任何形式被依賴,我們對其不負擔任何形式的責任。我們強烈建議您,若有法律問題,請立即諮詢律師。
Disclaimer: This article and any content herein are general introduction for readers only, and shall not constitute nor be relied on as legal opinion or legal advice in any form. We assume no liability for anything herein. If you need help, please talk to a lawyer immediately.

分享至社交網路

若喜歡本文,別忘了給個五星好評哦!

[Total: 14   Average: 4.1/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