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瑞士转机滞留记

瑞士转机滞留事件回顾

相信近期不少要回国或者关注“五个一”的同胞有听闻数位国人滞留瑞士的事件,现在来梳理一下始末,本文已咨询当事人,结合公开发布的消息做一些评述。

2020520日左右

各路媒体均报道一则消息:“新加坡樟宜机场6月2日起逐步开放旅客转机”。消息一出,不仅在有回国需求的群体中造成广泛影响,连航空公司也坐不住了,比如厦航跟奶航(吉祥航空)都立即增加了航班。

厦航增开航班的信息,搂主首先是从塔库米先森Takumi的微博知晓的,由于相信新加坡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新增的以及原有的新加坡-中国的航班均符合“五个一”规则,且新加坡是一个人流和物流的集散地,因此当时大家都比较相信新加坡会如期开放普通乘客转机。厦航Xiamen Air [MF]新加坡-厦门的6月机票在几个小时内全部售罄,搂主几个朋友买到了6月10日的航班,而我们的主人公“狠小姐”等人买到的是6月3日的航班。按照一般飞行的国际惯例,国际机场转机时间小于24小时的航班比较好衔接,因此“狠小姐”购买了恰好在6月1日复航美国的瑞士航空Swiss Air [LX]航班,全程如下:

  • LX15, Mon, Jun 01, 2020, New York (JFK) – Zurich (ZRH), 20:40-10:30(+1)
  • LX176, Tue, Jun 02, 2020, Zurich (ZRH) – Singapore (SIN), 13:45-07:45(+1)
  • MF852, Wed, Jun 03, 2020, Singapore (SIN) – Xiamen (XMN), 15:05-19:30

虽然有吉隆坡机场[KUL]这种允许中国人120小时免签转机的怪咖机场存在,但是大部分的国际航空公司不会认可超过24小时的“转机”。在“狠小姐”出发的前一天,据说有一位订了6月3日厦航新加坡机票的勇士,在5月31日傍晚从纽约飞阿拉斯加航空的JFK-LAX,接6月1日凌晨的新航的LAX-SIN的,且行李已经被托运到了新加坡;但是这个行程在SIN机场是超过了24小时的。这位勇士到LAX后没了音讯,搂主推测是SIN的转机超过了 24小时因此不予放行。LAX-SIN飞抵新加坡是当地时间6月2日,正好满足“开放转机”的第一日,然而这名勇士“被拒”也可能是6月2日公布转机细则之前无法放行。

 

202061日,美东时间6:00 PM左右

不少群里以及微博上传出好消息,一批回国的新的勇士晒登机牌及行李牌,他们将飞瑞航的JFK-ZRH-SIN来接上SIN-XMN,且行李牌已经挂到XMN(由于当事人在当天就表达希望不要让登机牌等外传,因此搂主这里就不去贴图了 ),大家纷纷给勇士们打气,希望他们走成。在当时那个时间点看,买了6月10日、17日和24日的厦航新加坡机票的大伙都在赶紧布局买瑞航以接驳。这里顺便提一下,瑞航跟厦航之间原则上没有行李联运协议,但是这些勇士的行李被直接挂到XMN,表示行李联运在疫情期间可能真的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相较于行李,登机牌才是最关键的。这些勇士拿到了JFK-ZRH和ZRH-SIN的瑞航登机牌,但是没有拿到SIN-XMN的登机牌,这是很好理解的,特别是疫情期间,大部分非联程航司之间是不太可能打出另一段登机牌的,更别提厦航跟瑞航分属两个不同联盟且互相没有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如果顺利,他们到了SIN之后可以拿厦航的行程单Itinerary去转机柜台取登机牌(疫情前设有转机柜台/机器)。8:40 PM, 他们的飞机按时起飞,期间还陆续收到他们利用机上Wi-Fi发送的 照片。

 

202061日,美东时间4:30 AM

搂主在睡眠中……zZZ,这是当天飞机正常降落苏黎世机场ZRH的时间。

2020年6月2日,美东时间7:30 AM左右

群里开始传来坏消息,LX176航班拒绝他们上机,过了一阵,美东时间7:45 AM(苏黎世时间1:45 PM),从FlightAware看到LX176起飞,这意味着他们被滞留在ZRH机场了!

图片来自“北美留学实验室”

2020年6月2日,美东时间9:00 AM(苏黎世时间同日3:00 PM)

我们的主人公“狠小姐”发了一条微博:

(在网页版微博上显示的时间为北京时间,下同)

由于滞留了,他们肯定第一时间联系了大使馆,好在瑞士航空第一晚上出钱让他们在机场的转机酒店住一晚:

该微博发出时为6月3日美东时间3:50 AM,即滞留快24小时了,可是数小时后情况再变:

6月3日美东时间11:01 AM(苏黎世时间5:01 PM),瑞航提出要遣返他们,但是包括“狠小姐”在内的6名国人同胞不相信“口头入境保证”,没有上飞机。瑞航给被遣返美国的15人安排的是增开的飞纽瓦克机场[EWR]的飞机,遣返飞机起飞后不久,“狠小姐”的微博更新了:

好在被“遣返”美国的人都顺利入境了(各种公众号/微博/网站也报道了):

这些细节搂主后面再讨论,回到“狠小姐”的故事线:

64日美东时间11:40 AM(苏黎世时间5:40 PM

情况好转,他们剩余滞留的6个人“寻找可行转机方案”。从后来的结果来看,我们猜测:剩余滞留的众人买到了6月6日希腊雅典飞北京第一入境点为石家庄的“五个一”航班CA864(因为后续有透露他们去了希腊),然后在苏黎世领事馆/瑞士大使馆的协调帮忙下拿到了某种申根签证,尔后进入申根区从苏黎世ZRH飞往雅典ATH(后文会有分析)【注:正常情况下是不能这么走的~没有申根签证不能在申根区内两次转机!!!】

他们的遭遇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鼓励和帮助。

在接下来的一两天内,“狠小姐”等人进入无线电静默状态:

最后从希腊回了国:

一些讨论

整个过程有点离奇曲折,下面对一些重要的点展开评述。

瑞航纽约地勤

乘坐国际航班时,首段执行飞行的航空公司会查阅乘客的旅行证件(主要是护照和签证),并把相应行程输入到IATA系统中(复习一下如何查询一个旅行是否要签证);有些临时的入境/转机限制可能没那么快加入到IATA系统中,这些限制可能会被加入到地勤的备忘录中。旅行文件都确认之后,系统里面会标准Documents OK,一些航空公司比如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 [AA]的登机牌会显示DOCS OK,有的不一定打印在登机牌上。不符合DOCS OK的行程,如果地勤放行了,事后是会被追责跟罚款的。

21位最初被滞留的同胞的JFK-ZRH-SIN的行程和SIN-XMN的行程都出示给地勤,地勤打印了登机牌放行,说明从地勤的系统里判断“中国护照持有人按照JFK-ZRH-SIN-XMN的行程来走,SIN是可以转机的”。打印了登机牌,责任完全在瑞航那边了。

乘客侥幸心理

很多人说新加坡方面没有说能转机,这些人抱着侥幸心理转机造成了滞留。首先搂主想重申,侥幸心理他们起初有,但是应该止于瑞航打印出JFK-ZRH-SIN登机牌放行之时(看上一条)。如果当时在JFK被拒了,那就是侥幸然后失败了,如同前一日想飞LAX-SIN接上SIN-XMN的几位勇士一样。此外,在该事件之前,大家对新加坡这样的一个依赖人流物流中转的国家如期开放转机抱有极高的希望。美东时间6月1日下午已经是新加坡时间6月2日早上,“狠小姐”以及同行的同胞从登机牌顺利打印猜测新加坡已经开放转机,逻辑上并没有错误。虽然事后看,直到搂主撰稿时(6月10日),新加坡仍没有清晰的转机政策。几天后一些媒体才获得细节“新加坡虽宣布于6月初开始逐步允许旅客通过樟宜机场转机,但需承运航空公司事先进行申请,获新加坡民航局批准后方可搭载转机旅客。我公民如计划赴新转机,请务必事先与前段承运航空公司(即搭载旅客赴新的航空公司)确定是否已获新民航局许可”。然而至今(6月10日),即使是本国的新加坡航空,都没有明确消息说可以搭乘新航在新加坡转机。不只是中国人,几个印度人还有白人都在询问新加坡机场的Twitter何时能开放转机。虽然香港特区宣布6月1日开放转机,但是细则都及时发布,“转机不涉及内地”等细则都在6月1日前公布了;相较之下,新加坡民航局跟新加坡机场等单位的行动效率有点让人大跌眼镜。

遣返规则

被滞留在国际转机区太久是肯定不被接受的,这种情况下的滞留属于被拒绝入境的旅客(Inadmissible Passenger, INAD),此处参考了FATIII的微博

当然,FATIII也做出了免责声明,想必回到了美国的15位同胞中有签证或身份到期的,都因Inadmissibility Waiver而获准重新入境美国(被拉去小黑屋了一下),至于I-94上批准的居留期,搂主无信息渠道。FATIII的微博说了另一个“遣返”可能性是“遣返至旅客可以入境的国家(一般是国籍所在国)”,可是事件发生时瑞航到中国没有任何直航航线,因此搂主当时建议他们先参考“欧洲三跳”经白俄罗斯的方法,先去刚刚重新开放的塞尔维亚(中国人民的老盆友),再找机会买欧洲出发的五个一机票接驳上。此外,塞尔维亚跟白俄罗斯直接也有直航,可以互通,欧洲出发的选择性就比较多了。

申根地区的签证政策

搂主从申根国转机数次,可是至今都还没有申请过申根签证,更别说入境了。此次从结果来看,“狠小姐”等人肯定是入境了申根国的,而入境申根国一定要有签证。他们开始滞留时是没有申根签证的,因此猜测剩余的6人可能根据人道主义拿到了某种“有限地区签证 ”:

此类签证让持有人只可以前往签发该签证的申根国,或者在某些其他情况下,让持有人可以进入申请签证时特别注明的一些申根国家。除了这些申根国之外,持有人无法凭此类签证进入任何先前未提及的任何其他申根国家。此类签证的持有人无法进入或过境并非第一目的地和最终目的地的任何其他申根国。这类签证会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签发,例如出于人道主义原因或者作为常见统一申根签证系统例外的国际义务原因。这类签证可能适用于没有旅行证件但是出于紧急情况必须前往申根区的个人。

这里就要小小赞扬一下日本了,类似条件下,日本有一个临时入境许可——“寄港地上陆许可”。无论是无日本签证在成田机场[NRT]过夜转机,或者是因为前一段航空公司延误了导致在NRT接不上后一段航空公司而不得不入境日本(NRT机场晚上关闭,营业时间为8:00 AM-10:00 PM)时,航空公司会担保乘机人入境日本,日本边检发放临时入境许可——“寄港地上陆许可”。注意,“寄港地上陆许可”不是签证,而是入境许可。相较之下,申根国家似乎缺乏比较成熟且人性化处理INAD的机制。

 

按闹分配?

首先再次强调他们滞留瑞士的责任完全在瑞士航空,这些人不是故意滞留,他们谁不想早点飞去SIN转机回国?这与部分人想要飞香港中转然后故意滞留看看能否从香港直接回中国内地是不一样的性质。从某种意义上说,最初滞留的果然当中有15位选择返回了美国,为剩余的6人提供了突破口。大家知道,21个人买同一个行程的票的难度是远大于6个人买票的难度的,以美联航官网为例:当订票人数大于等于 10人的时候,通过一般购票渠道无法一次性购买同一班飞机。

向瑞士航空索赔

无论是回到了美国的滞留同胞还是已经回国的同胞都可以向瑞航提请refund等合理要求;如果瑞航拒绝索赔,可以考虑去美国运输部U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US DOT) 去file a complaint;最后的法律渠道可以去“小额法庭”提起诉讼,可以参考鳄鱼菌关于小额法庭的文章

最后,路都是走出来的,疫情期间很多平时都没考虑过的路线都被“五个一”逼着走通了,但是每条走通的路总是有探路人有勇士有开拓者,无论他们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诸如到香港机场“跳机”一类的故意滞留的除外),都应该获得感谢和理解。也希望“五个一”能按照近期民航局的公告及时适度放开,让大家有更多回国的选择吧。

“阿尔卑斯,我毫不留恋;为了回国,我竭尽全力”,“狠小姐”如是说。


免责声明:本文及其中任何文字均仅为一般性的介绍,绝不构成任何法律意见或建议,不得作为法律意见或建议以任何形式被依赖,我们对其不负担任何形式的责任。我们强烈建议您,若有法律问题,请立即咨询律师。
Disclaimer: This article and any content herein are general introduction for readers only, and shall not constitute nor be relied on as legal opinion or legal advice in any form. We assume no liability for anything herein. If you need help, please talk to a lawyer immediately.

分享至社交网络

若喜欢本文,别忘了给个五星好评哦!

[Total: 14   Average: 4.1/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