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 小G同學的逆行回美路

YVR

相信大家看多了從美國回中國的遊記,這裡奉上一篇colin LD好友小G同學花了一個月從中國逆行回美的遊記。

1. 回國簽證被check無法返美

疫情期間幾乎所有人的生活工作學習都受到了巨大的影響,在這其中有一群人近距離的參與了疫情的上半場和下半場,我不巧就是這其中的一員。簡單介紹一下背景,我是H1b簽證,在波士頓工作。一月中旬的時候臨時決定回家過年, 一月中旬在北京面簽,當場被check。之後就是疫情全面爆發,1月31號總統令發佈,從2月3號開始禁止過去14天去過中國的外國人入境(除了符合豁免條件的,比如美國綠卡,美國公民和綠卡的配偶,子女是美國公民等等)。 在中國的美國大使館同時停止了辦理簽證,等待簽證也變得遙遙無期。

當時受到影響的在中國的人有這麼幾種情況:

  1. 一是已經在年前拿到了簽證的,這種情況去第三國待兩周就可以入境美國;
  2. 二是還沒有去面簽然後預約被取消的,這種情況有人考慮去第三國簽證,大家考慮的第三國一般是泰國、日本、阿聯酋、加拿大等;
  3. 三是已經去面簽過的,在這其中比較尷尬的是當時面簽的時候被check的,能否去第三國以及國內使館的case要不要撤銷,這些問題當時大家都不是很清楚。當然了,具體到每個人的情況上大家各有各的難處,比如有在OPT期間還沒入職的,甚至還有因此被公司lay off的等等。

我自己的情況是有加拿大旅遊簽證,而且因為加拿大的面簽系統跟國內的不一樣,國內的case不需要取消,所以我的情況去加拿大重新面簽比較合適。有些人選擇去可以落地簽的國家,比如泰國和阿聯酋等等,在這些國家中有些是跟中國用同一個簽證預約系統,所以需要把國內的case取消。但因為當時還對三月份就取消Travel Ban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所以遲遲沒有動身去加拿大。直到二月底日本,韓國,伊朗和意大利也爆發疫情,才意識到Travel Ban這是事情更多的是政治方面的考慮,跟國內疫情控制的好不好沒啥關係,所以決定三月初動身前往加拿大。

2. 入境加拿大

3月初加拿大入境禁令還沒有實施,民航總局的五個「一」政策也沒有實施,因此中加之間基本上還是往來自如。我訂了3月8號的CA991北京直飛溫哥華的機票,訂票的時候航班數已經減少了,原來daily的CA991/992航班變為一周四班,時至今日,CA991/992依然是五個「一」政策下的六條中加航線之一。北京首都機場T3的國航頭等休息室依然開着,因此用PP卡進去領了個盒飯:

CA991飛機上人還是挺多的,機型是A330-300(後來CA991/992變為77W執飛),經濟艙布局為242,中間的四個座基本上只坐了兩個人,但是邊上的兩排座都是滿的。可見三月初還是有不少國人覺得加拿大比較安全,因此從中國前往加拿大的。乘客全部都戴了口罩,國航空姐當然都是中國人,空姐里有戴口罩護目鏡的,也有啥都沒戴的。機上有兩餐,平時會有空乘來回走動加水。我因為擔心傳染所以沒有吃飯,據我觀察餐食還是比較正常的,有一盒錫紙包裝的熱飯熱菜,還有另一個紙盒子裏面是一些麵包水果之類的。入境加拿大CBSA的時候很順利,在機器上填了入境表,然後去跟加拿大邊檢CBSA人員面談,就問了我為什麼要在加拿大待一個月,我如實說是來簽美簽的,她點了點頭表示懂的,然後就放行了。

入境加拿大後在溫哥華南面的華人重鎮Richmond列治文找了個短租,叫叫外賣吃吃喝喝隔離14天後,每天出門欣賞溫哥華的春天也不錯:

3. 美簽被取消

我本來是約了3月23日的面簽(因為大使館強烈建議先自行隔離14天再去面簽),3月23號正好是第十五天。結果3月15號晚上的時候有人收到使館郵件說是他們3月17號的預約被取消了,我第二天(3月16號)在預約系統上查到了我的預約也被取消了,取消的原因當然是COVID-19。當時加拿大預約系統里最早美簽的時間已經是六月份了,所以我約了六月份的,做好了在溫哥華長待的準備。當時覺得運氣還是稍微差了些,要是能果斷一些早出發一個星期就能順利面簽了。在加拿大開始取消預約之前的一周左右,泰國和阿聯酋也都取消了預約。

4. 峰迴路轉

沒想到後來劇情又有發展,3月26號DOS發了一條通知,說是J和H身份的Medical Professional,如果已經有I129/I140或者DS2019的話,可以跟附近的美國使領館聯繫申請美簽緊急回美幫助美國抗疫。

Update on Visas for Medical Professionals

We encourage medical professionals with an approved U.S. non-immigrant or immigrant visa petition (I-129 or I-140 with a current priority date, or similar) or a certificate of eligibility in an approved exchange visitor program (DS-2019), particularly those working to treat or mitigate the effects of COVID-19, to review the website of their nearest embassy or consulate for procedures to request a visa appointment.

我馬上郵件聯繫了美國駐溫哥華領事館,也因為這個原因於4月1號所以拿到了加急面試,並且順利拿到了簽證。強烈建議有相關背景的小夥伴們可以給美國使領館發郵件試一下。這次簽證以後我才知道之前北京的case早在二月初就已經clear了。

美國駐溫哥華領事館在1075 W Pender ST,距離風景宜人的Canada Place五帆廣場不遠。領館面試當天我只看到了我一個Applicant。使館的大門都是關着的,我在門口晃悠半天,安保人員可能是通過攝像頭看到了我才出來的。使館除了安保人員只有兩個VO(簽證官)。簽證過程跟在國內的流程差不多,先是一個人確認材料和照片等,這個人說可以在系統上看到我在中國的case,但是沒有其他細節。她說一會兒面試我的是她的Manager,他那兒應該能看到。然後就是到另一個窗口前面試,VO問了我的工作具體是幹嘛的,哪個公司的,要了我的Resume但是也沒看,再問國內面簽的時候要了你的Resume了嗎,我說要了,這是同一份,然後就把Resume還給我了。然後VO就說簽證應該一兩個小時就打印好了,現在咖啡店什麼的也不開門(美領館樓下就是一個星巴克),你去到海邊散散步等着吧。然後我就去Convention Centre 那兒看了看風景(來了溫哥華以後一直待在屋裡,也算是頭一回出來看看風景吧)。

一個多小時之後領館給我打電話說來取護照。給我護照的是一開始查資料的女士,她上來就說你真的好幸運,一般打印簽證要24-48小時。可能是因為現在沒什麼case所以很快。總體來說溫哥華大使館的工作人員都非常nice(colin註:其實平時並不是這樣的,colin在這裡簽過八次美簽,被check了六次)。

5. 最後返美

拿到簽證以後先訂了周一4月7號的機票,緊接着看到了DOS的Twitter說讓在海外的美國人馬上回國,或者做好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法回美國的準備。

因為擔心又生變故(比如突然取消國際航班之類的),所以改簽到了4月3號周五的機票。我坐的當晚YVR-YYZ-BOS (AC126+AC7622)的航班。機票價格很便宜,大概180多美金。溫哥華機場乘客非常少,去機場的路上UBER司機都在感慨大周五的路上竟然連車都沒有(colin註:溫哥華所在加拿大BC省直到2020年1月底才允許Uber和Lyft上路,要求司機有極其嚴苛的BC省四級駕照)。前往YVR一路上都沒什麼車,一路上櫻花和桃花盛開,飛機跑道也空空如也,往日幾分鐘就有一架飛機飛過頭頂的列治文Richmond上空好久都不見一架飛機,跑道上也空空如也。

To YVR

To YVR

因為當天YVR機場Check in剛換新系統,工作人員都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在哪兒輸入我的簽證信息,而且系統一直不能confirm,所以我等了一個多小時才拿到登機牌。旁邊一個好像是澳大利亞PR的人也是等了好久。過機場安檢也是沒什麼人,在登機口大家都保持了Social Distance,大部分的外國人也都戴着口罩,機場的工作人員也有很多都戴了口罩。我過了安檢以後試圖用PP卡去Plaza Premium Lounge,然後發現YVR國內出發的兩個Plaza Premium Lounge 都關了,因為疫情原因。Gate C那個lounge門口寫着關了,然後我在Priority Pass的app上看到也標識了關門了。Gate B那個Lounge app上沒有說關,但是整個去Gate B的通道都封了。不知道YVR國際出發的的 Plaza Preimium lounge和Skyteam Lounge有沒有關,app上沒有說關了,我猜測可能是關了的,因為畢竟餐館都不讓堂食了。YVR-YYZ的AC126飛機是A320,座位布局為3 3,中間的一個座位都是空的,後排的有一些一排只坐了一個人。因為疫情原因所以沒有餐食,只給了一小瓶水和一個protein bar。因為是晚上西海岸飛東海岸的紅眼航班,上了飛機很快就關燈了,大家都開始睡覺,整個飛機都很安靜。空乘好像是沒有戴口罩,記不太清楚了。

到了YYZ機場以後也是沒什麼人,順着指引過美國CBP再到Gate F區。整個入境過程非常順利,就問我是不是住在美國,美國的住址是什麼,還在原公司工作嗎, 為什麼來加拿大,什麼時候到的,過去十四天有沒有去過別的國家,然後就放行了。我原本還準備好了從北京到溫哥華的登機牌準備給他看,但是他也沒說要看。因為之前看到一些人在疫情期間入關的DP,大多數都被叫到一邊Secondary Screening了(傳說中的小黑屋),所以過關這麼順利我還挺驚訝的。YYZ機場T1美國出發的的兩個lounge也都關了。機場的餐館也都是關着的,星巴克和便利店倒還開着。從YYZ飛BOS的AC7622 是AC Express的Embraer175,整個飛機上只有七個乘客。。。。飛機上只給了一瓶水,我全程都在睡覺,也不記得空乘有沒有戴口罩,印象中應該是沒有的。到了BOS機場以後沒有看到有工作人員戴口罩,這一點還是溫哥華的機場比較好。到了波士頓機場也是人很少,總之全程(YVR-YYZ-BOS)的機場人都非常非常少。

6. 總結

從一月中旬到現在,經歷了幾次「塞翁失馬」似的轉折之後,我總算回到了美國。然而,在麻州確診人數跟整個加拿大確診人數差不多的情況下,在美國的留學生都想方設法回國的情況下,我這樣逆行回到了美國,心情還是有些複雜的。我知道還有一些小夥伴滯留在國內甚至第三國,希望大家儘早拿到簽證,即使暫時拿不到簽證也能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良好心態,因為現在這個時候回美國確實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分享至社交網絡

若喜歡本文,別忘了給個五星好評哦!

[Total: 16   Average: 4.9/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