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New York —— Park Hyatt New York 紐約柏悅酒店體驗

New York New York, so fabulous they named it twice.」

作為凱悅集團旗下的旗艦店,紐約柏悅酒店自2014年開幕起便一直試圖成為紐約曼哈頓城中奢華酒店的一個標杆。坐擁紐約頂級豪宅——One57低樓層區域,紐約柏悅酒店位於紐約富豪聚集地中城57街,其地理位置便足以說明酒店頂級的配置。當年Hyatt投資酒店時,該酒店也以平均每個房間一百五十萬美元的價格,成為紐約城中最為昂貴的酒店項目之一。

博客中,也有Aleph在16年底入住的體驗。今年夏天,我也趁著老Hyatt信用卡老版不限等級免費住宿開卡禮即將絕版的時候,在紐約柏悅酒店度過了一個周末。目前Chase Hyatt有了新版,開卡獎勵6萬分,亦可體驗兩晚紐約柏悅酒店。


公共空間

紐約柏悅酒店走同樣是柏悅城市酒店「城中秘宅」的風格,大門開在57街,只有一個黑色的鐵門,絲毫不起眼。走過鐵門後是一樓門廳。

這個迴旋樓梯本身是柏悅收藏的大量藝術品中的一件,通往二層的宴會廳等,也是存放行李的所在。左手邊有電梯,通往樓上的大堂層(Lobby)。

出了電梯,正對面的是酒店的酒吧The BAR,目前也作早上早餐和晚上提供便餐之用,然後右轉再右轉就是大堂了。

酒店Lobby層電梯廳,左手邊是電梯,右手邊是The LIVING ROOM和The BAR

酒店Lobby層通往前台的走廊,左邊是對著57街的窗戶

紐約柏悅酒店,公共空間花藝

巴黎是花都,奢華酒店註定是花的海洋;紐約的酒店中,鮮花卻註定是點綴:既是給鋼筋森林中添加一份色彩,又更進一步反襯出線條與幾何的美感。

六角形構件組合成的金屬屏風是紐約柏悅酒店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不規則的組合使得遮擋效果隨著步伐不停地變動。所謂移步換景,最好的詮釋便在於此。

前台對面是休息區,客人可以自取飲料解渴,也可以簡單地在裡面發獃,躲避樓下紐約中城的喧囂。

午夜的禮賓部,禮賓們都已經下班。右上角小小的福布斯五星,代表著北美大陸最頂尖的奢華。

和Willard洲際等老牌豪華酒店不同,紐約柏悅的裝修風格是簡約的;但是其豪華卻又無處不在:整個酒店通體被大理石覆蓋,光是找到足量的紋理色彩相近的材料,便已經消耗驚人的生意。


One Bedroom King Suite 大床單卧室套房

在17年中的時候,紐約柏悅酒店把各種房型重新命名了一遍。上次Aleph體驗時住的是柏悅套房,目前改名為大床單卧室套房,也是我這次入住的房型。大床單卧室套房面朝58街方向,比較高的樓層可以看到中央公園。更高一級的叫做大床城市景觀單卧室套房(One Bedroom King Suite City View),也就是原來的西區套房(Westside Suite)。

酒店當日售空,所以前台告訴我我被升級到大床單卧室套房時候我還是很興奮的。

走廊盡頭便是是日套房。

客廳

進門右手是客衛,有Le Labo備品但是沒有配衛洗麗。有段時間紐約柏悅即使是Studio Suite(原來的Park Junior Suite)也只給其他柏悅用的Bergamote 22;不過現在似乎又改回紐約限定的Tubereuse 40了——好奇的朋友可以試試愛馬仕的Voyage d’Hermes,兩者很像,中性風的晚香玉,更多柑橘的感覺。正對著大門的是出門整衣服的鏡子和一瓶鮮花。

左手邊是客廳。

靠窗的是辦公桌。這次酒店居然發善心送了一個小Cheese plate給我作為歡迎禮物。因為是低樓層的緣故所以窗外對著一個居民樓(lol),不過外牆似乎需要清洗了。

靠近一點看Cheese plate,旁邊還有歡迎信。

Welcome Back! 歡迎卡上寫著這麼一句話:`New York New York, so fabulous they named it twice.’是從一首老歌改過來的,原來是New York New York (so good they named it twice).

茶几上是標準的歡迎禮物三隻梨。如果入住的朋友千萬不要錯過,很甜,在美國不容易找到。

茶几另一邊正對大沙發的是兩個小沙發。房內用客房服務早餐時候可以分開,正好兩個吃早飯用。(客房服務會推一個保溫的小桌子過來,非常神奇。)電視本身鏈接Chromecast,不過我折騰了半天沒有成功=(

這個角度拍沙發似乎一直很好看。

值得一提的是紐約柏悅用的瓷器,德國Dibbern的Black Forest系列,極為纖巧的骨瓷,大好評。

 

卧室和衛浴

卧室相對比較素凈。牆上是亞麻布料材質的牆紙,減少清冷感。

可以看出來卧室並沒有非常寬敞,不過攤開行李箱還是綽綽有餘。地毯上織有立體花紋,再次細節中體現奢華。

卧室裡面照例是超大的衛生間。

我非常喜歡床頭的復古鬧鐘,但是居然時間沒調準……

Good morning New York. 窗里窗外的鋼筋世界。

衛生間乾濕分離,有一個很大的泡澡浴缸。

浴缸旁邊是淋浴間,有一個沖淋頭和熱帶雨林花灑。沖淋頭擦得閃閃發亮,這種光面的不鏽鋼本身保養是非常麻煩的,很容易沾上水漬。

主衛的備品,自然是Le Labo Tubereuse 40。背後鏡子裡面嵌著一個小電視機,可以在泡澡時候看。

雙人台盆


早餐——The Living Room

環球客入住紐約柏悅的時候有一人42美元的早餐消費額度,可以在供客房服務或者在The BAR使用。兩者的菜單完全一致,包括價格(因為賬單自帶了18%的服務費)。前台辦理入住的時候會主動把一個人出行的環球客的房間人數改成2個提供雙份早餐額度;退房的時候如果有20塊左右的超支一般前台也會免除,完全不提。

如同前面所說的,本來紐約柏悅的早餐是在旗下餐廳The Back Room供應的,不過似乎因為生意不佳The Back Room在17年中某個節點閉門謝客了,於是早餐改去The Living Room。42美元是菜單上57街早餐(全美式)的價格,環球客也可以自選其他種類。

這裡提供一個小竅門:兩個人的話可以點一份57街早餐,另一個人自點。57街早餐裡面帶一整壺法式咖啡夠兩個人了。另一個人額度可以點2個熱菜,這樣加起來有3個熱菜+一份3個小麵包,絕對夠分。

The Living Room有個酒吧吧台,吧台上有個用壓克力片做成的藝術品,隨著各種聲響輕輕擺動,然後反光帶出非同一般的光影效果,無愧於流動的光影盛宴。

再看一眼流動的光影盛宴,這種設計完全符合紐約光怪陸離卻又在夜間閃耀無比的特質。直線線條也與紐約的鋼筋水泥森林完全呼應。

隔壁桌正等待下一桌客人。紐約柏悅的瓷器是德國DIBBERN BLACK FOREST系列的,非常輕巧,但是卻又不失性冷淡。

我們桌的糖。上面圖鄰桌的糖包都另外包上了柏悅標誌性的黑色外套,但是我們桌的就沒有。這點小小的區別雖然不是大事但是總覺得怪怪的——一致性這點是很多奢華酒店的基本需求吧?

紐約柏悅早餐的一個名菜是Lobster Egg White Scramble,半隻緬因龍蝦。龍蝦肉質本身還只能算不錯,不過確實算不錯吃。

既然有消費額度就要盡情點完,再加一個Waffle填胃。我這天直接跳過了午飯=)。


泳池,健身房與SPA

紐約柏悅的泳池、健身房和SPA同時位於酒店頂層的25層,目測這麼設計是為了方便樓上One57的住客能夠前往。這點設計和東京安達仕酒店非常相似——安達仕的泳池健身房也是在酒店最底層,方便下層公寓的住戶使用。

紐約柏悅的泳池長度上是一個標準泳池,旁邊帶一個按摩池和濕蒸房。

依然是空中懸掛的裝飾品最搶鏡頭。

Gym在游泳池樓上,用樓梯連接。把手自然是擦得閃閃發光。

器械來說只是還可以,畢竟只有200平米,不會有太多器械。

練瑜伽和拉伸的器械倒是都有那麼點。

跑步時候可以從兩個樓中間稍微看到點中央公園。這點綠色在紐約就是百萬美金的View啊!

健身房備有耳機,目測不是什麼好貨,不過這點小細節還是值得表揚的。

SPA和泳池在同一層,價格非常感人=)。不過這裡是紐約除了Le Labo自家店外僅有的賣Tubereuse 40的地方,還有賣潤膚但是沐浴露和洗髮液不賣,價格也極為感人,一瓶200多毫升的身體乳貌似130多刀來著。


小花園和公共空間

很多人不知道,其實紐約柏悅自己有一個很小的花園,門在通往酒店後門(58街)的走廊上。花園非常小,只適合發獃,不過有給狗狗喝水的水盆,也算是鋼筋水泥森林中一點小小的綠色了。

通往58街後門的走廊我覺得設計得也很漂亮,有點未來感。兩邊的櫥窗想必本來是出租的,但是現在似乎生意不好只放一些有的沒的小工藝品了。

酒店停車場在58街後門。雖然停車基本上是強制Valet(紐約空間小使然),不過取車時前台會強烈建議你從58街拿車而不是57街——高峰時刻繞這個街區就要等20分鐘。

酒店本身公共空間設計還是很不錯的,各種現代主義的藝術品。


服務細節,維護與總結

從各方面的信息來看,紐約柏悅對會員總體還是很厚道的——尤其是環球客,一般只要不滿的情況下都會給個套房。但是從前台到餐廳,員工基本上也就是可以做到禮貌,但是談不上熱情。可能這就是New Yorker?所以這次入住我居然收到了一個芝士盤也是謝天謝地了。不過之前有一次叫了客房服務送早飯送飯的大叔倒是非常熱情。

酒店總體維護還不錯(可能也是比較新的緣故),但是偶爾有地雷:我這次拿房間玻璃杯喝水的時候舌頭感覺舔到什麼怪東西,仔細一看是杯子上有一個很小的缺口。把杯子帶給前台看,前台也無非就是美國式的驚恐表情,但是也沒有進一步的表示。

你問我是否還是會入住?我想我會的。作為Hyatt忠實的客戶,紐約柏悅幾乎肯定是目的地級別的酒店,而且酒店總體設施在城中可以也用積分兌換的酒店來說也算是非常優秀(我個人喜歡現代風格的裝修,所以麗思和瑞吉對我來說沒有太多感覺)。酒店本身30K Hyatt積分用起來是有點肉疼,不過考慮到中央火車站的君悅都要25K也就大概釋然了……

不過從The BACK ROOM關門等「小事」看來,紐約柏悅本身肯定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大概大部分是軟體層面的問題。畢竟紐約柏悅定位就是整個Hyatt全球的旗艦級別的酒店,即使沒有瑞吉等近百年的歷史底蘊,也不能輕易認輸,是吧?


分享至社交網路

若喜歡本文,別忘了給個五星好評哦!

[Total: 15    Average: 4.3/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