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航空LX188回國經歷

美卡指南的讀者們好,我是base在YYZ的Colin的好友(假的)Hypnos。 過去兩年我從這個博客學到了很多常旅客知識,擼了很多AmEx的羊毛。在這次新冠疫情期間,得益於Colin大佬的回國指南貼,我用Aeroplan里程順利買到了瑞士航空LX188從蘇黎士回國的機票。在這裡借美卡指南的寶地分享一下我的回國經歷,希望能幫到近期需要回國的朋友。

Colin註:之前Colin寫過疫情前的LX18和LX189商務艙評測,大家有興趣也可以看看。疫情期間所有中國航司和大部分外航都取消了飛往中國航班的服務,比如法航集團的法航和荷航都是沒有服務的,但是漢莎集團的漢莎和瑞航則保證了兩艙的正常服務。

買票

和許多近期回國的朋友一樣,我在過去幾個月買了好幾張不能飛的機票。6月底,在我準備坐新西蘭航空經奧克蘭轉機回國(最後沒能成行)的時候,看到Colin大佬分享了漢莎集團下瑞士航空準備復飛上海的消息,於是報着保底的心態用Aeroplan 75K miles外加幾十刀稅費訂了一張LX188的商務艙票。在Aeroplan兌換表中,中加票和中歐票需要的里程一樣,理論上我可以把加拿大到瑞士的行程也包含在這張票里而兌換的里程不變。考慮到疫情期間航班不穩定,我把加瑞和瑞中兩段行程分開訂,以防Aeroplan因為加瑞段航班取消而取消掉整個行程。加瑞段我用Aeroplan訂的LX9 JFK-ZRH,花了55K miles 和10刀的稅,再用現金買了一段Delta執飛的YYZ到JFK的經濟艙票,現金票用Hilton Aspire卡報銷。在出發前一個月加航復飛了AC878 YYZ-ZRH航線,也放出來了一些商務艙的里程票。於是我又花了55K miles外加650刀的YQ訂了這張票保底,以防Delta的YYZ-JFK航班出問題。原本打算在起飛前一天把AC878這張保底票退掉,畢竟650刀的YQ實在感人。沒想到出發前三天,Delta取消了我的YYZ-JFK的機票,於是這張保底用的AC878派上了用場。所以,最後帶我回國的兩張機票都是保底票。

在路上

疫情下的多倫多機場安靜得嚇人,T1隻開了幾個check-in櫃檯,空蕩蕩的出發區和平時擁擠的景象反差實在太大。

因為沒有瑞士簽證,即使加航的app上顯示了LX188的票,我也不能在加航app上check-in,必須去加航櫃檯讓地勤打印登機牌。幫我check-in的加航大媽對這種分開訂票的轉機不是很熟悉,搗鼓了半天才確定我可以轉機。接着大媽在系統里發現登機前必須檢查乘客的健康碼小飛機是,給了我一個「這tmd是啥,頭一回見到這種要求」的表情。看來YYZ出發回國的朋友不多,加航在YYZ的地勤不是每一個都熟悉疫情期間入境中國的特殊乘機要求。相信在回國航班扎推的YVR,地勤都應該對這一套要求都很熟悉了。AC和LX/LH有行李協議,託運的行李箱從YYZ直掛到PVG。

過安檢以後就直奔AC的Maple Leaf Lounge補個午飯。AC在8月份重開了YYZ T3的Maple Leaf Lounge,國內國際出發都用同一個。只有現金商務票才能進入的Signature Lounge並沒有開。疫情期間加航的休息室停止了所有自取的食物,食物和飲料都需要向休息室的工作人員要。休息室里供應的食物也非常簡單,只有Siracha Chicken wrap和Vegan wrap,飲料可以選瓶裝水或者聽裝軟飲。這些食物和加航國內航班上賣的食物一模一樣,可能加航把機上食品供應到了休息室。

YYZ-ZRH

AC的YYZ-ZRH航線由789執飛,加航的紅黑塗裝非常漂亮。旁邊停的是EK的龐然大物A380。

登機以後乘務馬上送來一份洗漱包和CleanCare+,並表示因為疫情的緣故,機上的服務有縮減,以減少乘務和乘客的接觸。CleanCare+ 是加航在疫情期間為乘客準備的防疫包,裏面有一小瓶洗手液,一副手套,一隻口罩,兩片消毒濕紙巾,一小瓶水和一包pretzels。加拿大在疫情期間要求機組和乘客必須時刻佩戴口罩。加航做得比政府要求更多,機務除了佩戴口罩,還戴了護目鏡和手套,憑這一點要為加航點贊。

AC的789安排了32個商務艙座位,這趟航班只坐了8個人。起飛後不久乘務就送上來晚餐。因為疫情的原因,AC不再提供full service。乘務一次性把所有的食物送到座位上,兩餐之間也不提供任何小食或者飲料。

因為是下午出發的航班,我在座位一點睡意都沒有。在飛行途中看了一部加拿大的本土電影,叫Antigone。電影把同名古希臘戲劇改編到一個現代的蒙特利爾移民家庭,在去年的多倫多電影節大受好評。

中間餓了去問乘務要點吃的。乘務大叔表示疫情期間啥都沒有,我實在餓的話就只能把早餐提前發給我。

總的來說,加航YYZ-ZRH這一段還是飛得很安心的。整趟航班上座率不高,商務艙的乘客間隔不止兩米,乘務和乘客也幾乎沒有接觸。

ZRH-PVG

在落地之前,我特意查了一下瑞士是否對佩戴口罩有強制要求,畢竟加拿大大多數省早就強制要求所有人在室內公共區域佩戴口罩。結果讓我吃驚,蘇黎士機場只推薦乘客戴口罩,並不強制,同時專門表示國際出發區的商店全都開了,歡迎旅客去購物。可見瑞士對疫情的態度要比加拿大淡定得多。抵達蘇黎士以後發現,儘管佩戴口罩不是強制要求的,候機區的旅客還是90%都戴了口罩,工作人員100%都戴了口罩。所以在蘇黎士轉機還是挺讓人放心的。

Colin註:對圖中瑞小花感興趣的讀者可以閱讀我們作者老福的坐着瑞大白,去看瑞小花文。

AC航班抵達瑞士和LX從瑞士出發之前有7個小時空檔。正好國際轉機區D口有daytime hotel,我訂幾小時的房間洗個澡打個盹,睡醒以後就到樓下準備登機。LX登機前的程序和我在網上看到經驗貼不太一樣。LX的地勤完全不看健康碼和小飛機(我出發的時候瑞士還沒有實施核酸碼),而是要求所有人先在微信上填海關健康報表。在獲得海關健康報表的bar code以後,地勤會在登機牌上蓋一個藍色的章,乘客再帶着蓋有藍色的章的登機牌去檢查體溫。如果體溫正常,地勤會在登機牌上貼一張橙色小紙條,乘客憑蓋有藍色章和橙色小紙條的登機牌登機。填表蓋章的過程有點混亂,因為絕大多數乘客都以為登機需要健康碼的小飛機,而不知道海關表。很多人拿着登機牌和健康碼小飛機去體溫檢測的地方排隊,排到以後才被告知需要先去微信上報關。因為登機過程中的混亂,航班延誤了一個小時才起飛。

LX188由773ER執飛,商務艙是221/122排列。瑞航非常神奇,商務艙的單人座位只預留給漢莎集團的高級會員。非高級會員只能提前選雙人座位,或者花接近300CHF選單人座位。作為擼毛黨,我當然不會花這個冤枉錢。在check-in的時候,只要單排座還有位置,乘客可以選這些預留的高級座位。所以訂了瑞航商務票的朋友記得早點check-in。

想較於AC在疫情期間只提供有限的服務,整個漢莎集團下的全服務航空都還保持着full service,並且LX也沒有要求乘客在飛機上必須戴口罩(儘管全艙的中國人都戴了)。不得不再次感慨瑞士和加拿大對疫情的態度差別真的很大。

到達和隔離

飛了12個小時後,LX188到達浦東機場。關於疫情期間如何過海關的經驗,相信大家已經看過非常多了。飛機停靠以後乘客不能立即下飛機。先由防疫工作人員先上飛機,挨個檢查海關健康表的bar code並且查體溫,體溫合格以後才能下飛機。下飛機以後跟着人流走,填寫核酸檢測申請表,做核酸檢測,過海關敲章。過完海關取完行李後就等着排隊上大巴去隔離酒店。整個過程大概花了2-3個小時。上海的政策不允許入境人員選隔離的區或者酒店,被分到的酒店好壞完全看命。上海已經接收了大半年的國際航班,隔離酒店的坑應該都被填得差不多了,網上看到控訴上海隔離酒店的貼子不多,倒是新開航的城市容易遇到天坑。

上海的隔離政策非常清晰,在入境的時候先查鼻試子核酸,隔離十二天後查咽試子核酸,兩次檢測都為陰性以後可以在第十四天解除隔離。解除隔離以後上海的健康碼(官方叫隨申碼)立即變綠,可以憑綠色的隨申碼去上海的公共場所。上海也不要求外地旅客在隔離完以後馬即離開上海,隔離完可後正好用擼來的分體驗一下滬上的酒店。真正的驚喜來自於我家鄉省份的二次隔離政策。在隔離期間我從省防疫部門的微博賬號得知我們省要求所有回國人員在外省市接受14天隔離以後,回到省內還要再接受7天居家隔離,7天居家隔離結束後的下一個7天不可以去人流密集的公共場所。居家隔離的7天內健康碼一直是黃色,居家隔離結束以後才變為綠色。如果回國人員從境外直飛回本省,集中隔離14天以後也要接受額外7天居家隔離。外省人選擇在我們省入境,隔離14天以後必須立即離開或者留在當地繼續隔離。執行居家隔離政策的是街道社區或者省內其他地級市的防疫人員,各個社區/地級市對政策的執行不完全一樣。網上的經驗貼顯示有的被要求7天居家隔離,有的被要求在酒店集中隔離(可能無法滿足居家隔離條件?),有的被要求先集中隔離7天再居家隔離7天,有的被要求在酒店集中隔離14天。考慮到現在國外疫情的嚴重程度,並且有潛伏期特別長的極端例子,我完全理解嚴格執行防疫的必要性,但是這額外的7/14天居家隔離是否有必要呢?上海在過去大半年接收了全國一半的入境航班,在上海入境的人在隔離14天後就可以在上海自由活動。執行這種防疫措施半年的上海並沒有出現疫情反彈,也沒有出現境外輸入造成的感染。是不是可以考慮放鬆一點額外的居家隔離要求,讓防疫人員不要這麼辛苦,回國人員也不用被隔離這麼久。

那些被取消/不能成行的票

在買LX188之前,我還買過好幾張票。這些票都符合5個1政策,但因為各種原因飛不了。取消原因已經不再有時效性,對讀者意義不大,就放到最後當流水賬記錄一下。

  1. OZ 8月的ICN-CGQ,因為OZ頻繁變動的飛行計劃取消。OZ是疫情期間最不靠譜的航司之一,被OZ坑過的旅客不計其數。
  2. CA 8月的SIN-CTU,SQ的SIN-PVG和SQ的LAX-SIN。5月底新加坡交通局放話將開放國際轉機,卻遲遲沒給出具體轉機方案,期間導致數十名中國旅客滯留瑞士。幾周後新方確認只允許澳新出發的旅客乘坐新航集團的航班經新加坡中轉到非中國大陸的目的地,買上新航票一眾朋友大呼坑爹。
  3. AC 8月的YYZ-YVR-HKG。HK在6月放話說考慮開放轉機,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4. NZ 7月的LAX-AKL-PVG。 新西蘭政府在6月開放中國籍旅客經奧克蘭轉機,不久後新西蘭航空宣布復航上海。我猜新西蘭的本意是吸引澳洲旅客去奧克蘭轉機,卻沒想到中國人的回國需求如此強勁,身在美加的中國人願意從北半球飛到南半球轉機回到北半球。北美旅客的海量預訂和美國笑話一樣的抗疫成果嚇壞了新西蘭,新西蘭航空趕緊在主頁上掛出通知,6月19號之後訂的非聯程機票將不允許在新西蘭轉機,19號之前訂的機票需要把轉機簽證和行程發送給新西蘭航空上海辦公室審核,通過審核後LAX地勤才讓旅客登機。這個坑爹政策導致回國群里有朋友在LAX被拒絕登機。我的兩張機票都是在19號之前訂的,也申請到了新西蘭轉機簽證。但是新西蘭航空上海辦公室從來沒回過我郵件,我猜可能是因為我的第一段行程是從Aeroplan訂的里程票緣故。

分享至社交網絡

若喜歡本文,別忘了給個五星好評哦!

[Total: 8   Average: 4/5]
Disclaimer: The responses below are not provided or commission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Responses have not been reviewed, approved, or otherwise endorsed by the bank advertiser. It is not the bank advertiser's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ll posts and/or questions are answered.